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把好文字关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5月16日16版     发稿时间: 2017-05-24 08:47

  刘运峰

  单从题目上看,肯定不知道我究竟要说什么,且待我慢慢道来。

  “五一”期间,我和爱人乘公交车去游西沽公园。车过海光寺站,只见车厢上方的电子显示屏上跳出一行字:“下一站殂安大街”。我当时吓了一跳,有福安大街,有荣安大街,没听说过“殂安大街”啊。况且,“殂”是死亡的意思,诸葛亮《出师表》中“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是说刘备尚未完成统一大业便去世。“殂”是个很不吉利的字,怎么能用“殂安”给街道命名呢?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车进站了,站牌上分明写着“陞安大街”。这下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显示屏的文字录入有误。

  顺便带一句,“陞”的本义是上升,引申为晋级。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将其和“昇”一并简化为“升”,并明确停止使用“陞”和“昇”两个异体字。因此,“陞安大街”也有必要改为“升安大街”。这样既符合文字规范,也可避免不便录入、难以辨认的麻烦。

  西沽公园修整得很好,园中西南角有处景观,名为“黄叶村”。门前竖着一块牌子介绍其来历,其中有一句:“文人墨客不惮甚远,来此观赏歌咏,留下很多美妙诗篇。”“不惮甚远”,表面看起来,似乎不难理解,但仔细一琢磨,就说不通了。“惮”是怕、畏惧的意思,“不惮”就是不怕。从词性上来说,惮是及物动词,后面应跟名词、代词;因此,“不惮甚远”应为“不惮其远”。估计是原稿为手写,打字者将“其”看作“甚”,打印后又没仔细校对,因此就出了这个差错。另外,这段介绍还引了《醉茶志怪》中一句话:“西沽,旧名黄叶村,老人犹有知者,近人奠传也。”“奠”我以为应该是“莫”,因手头没有这本书,不敢断定。

  公共场所的文字,要比课堂、书本中的文字传播范围大得多,但愿我们的公共服务部门,能够有人把好文字关。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