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鲁迅为邹容鸣不平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5月9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5-24 08:47

  李新宇  

  鲁迅的《三闲集》中有一篇《“革命军马前卒”和“落伍者”》,是为邹容鸣不平的。

  说起邹容,他因十七八岁就写出《革命军》而众所周知。他生于1885年,比鲁迅小四岁,却与鲁迅同年(1902年)赴日留学。是年冬天,邹容开始撰写《革命军》初稿。第二年春天,他因与张继、陈独秀一起剪掉了大清帝国在日本的留学生监督姚文甫的辫子,于1903年4月被迫回国。抵沪之后,陈独秀回了安徽,邹容留在上海,接着就加入了国内最早的革命组织爱国学社,与章太炎成为莫逆之交。这年5月,《革命军》由上海大同书局印行。据章太炎在《赠大将军邹容墓表》中的说法,此书曾风靡一时,几个月的时间里就重印20多次,“远道不能致者,或以白金十两购之,置笼中,杂衣履餈饼以入,清关邮不能禁”。冯自由的《革命逸史》中也说该书在当时的革命者中“几于人手一编”,成为“驱胡建国之本”。正因如此,冯自由认为邹容“功不在孙、黄、章诸公下”。两年后邹容就在狱中去世了。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在革命元老们的强烈要求之下,临时政府追赠邹容为“大将军”,承认他是推翻帝制、创建共和的革命元勋。

  然而,仅仅十几年的时间,1929年,西湖博览会上要设立先烈博物馆,为此而征集遗物,发出的“通知”却泼了邹容一头脏水。那“通知”让鲁迅感到不舒服的是,不仅征集先烈的遗物和光辉事迹,而且征集“落伍者的丑史”,“仿佛要令人于饮水思源以后,再喝一口脏水”。而让鲁迅更觉奇怪的是,这“落伍者的丑史”目录中竟然有“邹容的事实”。

  鲁迅为邹容大鸣不平。他写道:“他……做了一本《革命军》……所以自署曰‘革命军马前卒邹容’。后来从日本回国,在上海被捕,死在西牢里了,其时盖在一九零二年。自然,他所主张的不过是民族革命,未曾想到共和,自然更不知道三民主义,当然也不知道共产主义。但这是大家应该原谅他的,因为他死得太早了……”

  鲁迅毕竟是那场革命的亲历者,他为历史的不公而痛苦。中华民国的新政府在南京建立了,而革命的先驱者、为革命付出生命的先烈却被当作“落伍者”,被征集“丑史”。鲁迅能做什么呢?他能做的,只是把邹容的革命历史告诉人们,恢复他“革命军马前卒”的形象,张扬他和《革命军》的光辉历史。而且文中还特别说明:是在邹容去世之后,才有了同盟会。

  然而,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鲁迅仅凭记忆而没核对史实,所以留下几处错误:一是他虽然对《革命军》一书有深刻记忆,但一些内容却已忘却,所以他的介绍并不准确。比如,说邹容“不知道三民主义”是对的,因为他牺牲时同盟会还没有成立,自然不知道孙中山和他的三民主义。然而,说邹容“主张的不过是民族革命,未曾想到共和”,却是不对的,因为邹容的《革命军》虽然主要在鼓动推翻清朝统治,但并非没有想到共和。《革命军》中明确地写了“凡为国民,男女一律平等,无上下贵贱之分”,写了国家主权的归属和国民“不可夺之权利”,写了投票选举议员、总统等,甚至对未来国家也有明确的设计,国号就是“中华共和国”。其次,说他死在西牢里的时间是1902年,鲁迅的记忆也有误,正确时间应是1905年。

  同时,鲁迅对时代发生的变化似乎还不很明白,所以他为邹容抱不平。当时的国民党人不仅对邹容如此,对鲁迅的老师章太炎也是如此。鲁迅参加革命,加入了光复会,没加入同盟会;而此时的原光复会成员,已经没几个不“落伍”。尤其是章太炎,此时已是“反动学阀”,从1927年开始,一次次高喊通缉“学阀”,第一个就是章太炎。章太炎被抄家,财产也被没收,鲁迅为邹容鸣冤,而没有为他的老师辩护,也有难言之苦。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