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低头与抬头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5月6日9版     发稿时间: 2017-05-24 08:47

  李新宇  

  当年的批斗大会,一般都声称要把人“斗倒斗臭”,但这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说法——说是“斗倒”,并不一定非要把人斗倒在地;说是“斗臭”,也只是搞坏他的名声。不过,我却见过把人身体“斗倒”和“斗臭”的场景:被斗者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会议主持和领头喊口号的人捏着鼻子向后退,没人愿意靠近。斗到那种程度的不多,但还是有的。

  要达到这种程度,方法就更诡异一些,比如用铁丝拴了砖头或石头,挂在脖子上。

  印象中1966年到1967年批斗“走资派”时,似乎还没有让他们跪着,而是站着,只是必须低头弯腰。所以,是否低头以及低头的程度,就常常是批斗会上较量的焦点。会场上不断响起“低头,低头”的呵斥声,被斗者低头弯腰,常常几乎要扑倒在地。但是,那种低头到极限的站姿事实上坚持不了多久,低着的头很快就会有所反弹。所以,鉴别一个批斗会是真整人还是假整人,一个标志就是“低头!低下你的狗头!”的喊声的频率。只要会议主持者存心整人,或者被批斗者民愤极大,会议过程中就会不断有“低头!低头!”的叫喊。那不是搞形式,而是要让他不好过,让他饱受折磨。如果一场批斗会只是让被批斗者低头站在台上听人揭发或念批判稿,而没人不断喝令他低头,没人跑到台上去摁他的头,那一定是走过场的批斗会,或者是被批斗者人缘极好。在我的记忆中,各村批斗支书和大队长,很少出现后者的情况。

  既然低头与抬头成为一种较量,那么,跑上台去强行把他的头摁下去,就是一种常见的做法。然而,这仍然不解决问题,因为摁下去还要反弹。也许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吧?有人想出了一个办法:在被批斗者的脖子上加些重量。于是,胸前的大牌子常常被临时放在一边,改挂用铁丝拴着的砖头。如果他挺得住,就继续加砖,直到他挺不住为止。记得在前饮马村还是后饮马村,被斗者是朝前倒下的,倒地后就趴在一堆砖上。台上台下一片叫喊:“不要装死狗!”“他想趴在地下歇着!”于是,几个人给他从脖子后面解开那铁丝,拖他起来,扶他站定,再把铁丝给他挂上,又一块块往上加砖。可是,没加几块,他又原样扑倒了。人们再次围上去,“奇迹”却发生了:围上去的人迅速散开,而且一个个捏着鼻子。于是全场哄堂大笑,批斗会就此结束。

  那一次,真的是斗倒了,也斗臭了。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