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沉默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4月20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4-21 09:16

  刘畅  

  沉默看似简单,实则富含信息。

  三国时,“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其信息量要远胜过言之无物的滔滔不绝。据学者研究,莎士比亚戏剧中所描述的女性,代表了中世纪传统女性和伊丽莎白时代的英国女性。在当时等级栏笼和社会习俗的影响下,女性的活动范围被更多地限制在家庭中。于是,莎士比亚通过对一系列女性人物从被动的沉默到主动的沉默,再到打破沉默这一过程的描写,表明那个时代的女性在不断为获得更多的理解和尊重而奋斗。

  思想家福柯则认为沉默是一种较高的境界,他讲过一段往事:“我深深地记得制片人丹尼尔·施密特造访我时的情景。我们才聊了几分钟,就不知怎的突然发现彼此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接下来我们从下午三点钟一直待到午夜。我们喝酒,猛烈地抽烟,还吃了丰盛的晚餐。在整整十小时中,我们说的话一共不超过二十分钟。从那时起,我们之间开始了漫长的友谊。这是我第一次在沉默中同别人发生友情。”之所以会如此欣赏沉默,或许因为他比较反感“说话的义务”:“我小时候生活在法国外省的小资产阶级环境中,我们不得不同家里的客人进行各种谈话,这令我感觉苦不堪言。我常常纳闷,人为什么非得说话不可呢?沉默也许是同别人交往时更有趣的手段。”

  福柯对沉默的欣赏,是从个体的角度出发。对于集体的沉默,社会学家泽鲁巴维尔曾在《房间里的大象》一书中有所论及。“房间里的大象”,本为英语谚语,指生活中那些显而易见却被人们有意忽略甚至否定的事实,小到家庭生活,大至国际关系。对于那些集体保持沉默的社会现象,作者称之为“合谋性沉默”,即一群人形成默契,在公开场合有意忽略某种他们私下全部清楚的事实,而其所忽略的是一种“公开的秘密”,是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令人不安的真相,每一个同谋者都对本该尽人皆知的秘密有所认识,但同时又都不愿意公开讨论此事。

  如今,在“常态传播”之外,还有种种传播现象鲜为人注意,将其整合起来,就构成了“异态传播”。常态传播学探索信息的确定性,异态传播学探索不确定信息;常态传播学研究准确信息,异态传播学研究冗余信息;常态传播学关注如何“记住”信息,异态传播学则关注如何“遗忘”……对那些不愿言说(主观)或难以言说(客观)的人,他们的沉默,尤其值得关注。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