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漳河源南开桥的故事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7年3月31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4-13 17:03

  □胡崇玄

  建成的漳河源南开桥及来新夏先生题写的桥名  摄影/魏冬玲 李秀桦

  到过“中国最美手工私游地”湖北襄阳市南漳县漳河源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一座索桥,叫“漳河源南开桥”。这座桥为什么修建呢?为什么叫南开桥呢?背后有一些故事,和襄阳拾穗者民间文化工作群发起的“漳纸工坊”公益项目有关。

  漳河源南开桥是漳河第一桥,修建于2012年4月,是“漳纸工坊”项目建设的一部分。这段风景绝美的深山峡谷里住着世代以手工造纸为业的陈氏家族,历史上一直没有修过桥,村民和来客只能踩着河中的一排石墩子过河,每逢山洪,进山出山都成了问题。陈家的掌门人陈廷彬老人(网民都称他为“陈三爷”)早年曾眼睁睁地看着族中子弟被洪水卷走。民间文化工作团队“拾穗者”自2004年起关注陈氏家族已处濒危状态的传统造纸工艺,和纸民结下了深厚友谊,所摄纪录片《漳源纸事》曾在第29届JVC东京国际录影节获奖。2011年“十一”长假“拾穗者”重访漳河源,当日即遭逢山洪暴发,被困了两天才能涉水过河。一行人和纸民商议,应该在河上架一座桥。回到襄阳以后,拾穗者团队开会讨论,决定发起“漳纸工坊自然生态与文化遗产保护”公益项目并成立项目组(不久陈家造纸作坊也正式命名为“漳纸工坊”)。项目涉及手工造纸的传承与创新、古建筑保护、环境保育等多方面的课题,而整个项目计划,可以说是从修建南开桥的动议开始的。

  漳纸工坊项目建设需要资金。不久得到深圳一位南开大学校友刘先生的响应,捐款1万元。其他几位南开校友也慷慨解囊,项目捐款达到近两万元。当时社会上对文化公益的价值还普遍缺乏认识,类似项目的募捐是非常困难的,南开校友的支持给了项目组很大的信心。11月下旬,“拾穗者”再访漳河源,邀请了建筑工程师测绘、选址、设计,根据地形和实际需求,决定建一座钢索桥,并绘制了图纸交给陈三爷的女婿、造纸传人秦明炎。南漳县东巩镇一位企业家捐赠了建桥需要的钢索。2012年4月初,准备工作就绪,秦明炎就带着村民开始施工了。到4月30日建成。

  建成的索桥,长21米,宽90厘米,距离水面约3米。桥两端建有桥台,各竖起两块扁平的石板,用于固定钢索。桥面铺以木板。整座桥线条优美,如长虹卧波,为漳河源增添了新的人文景观。

  秦明炎主持建这座桥,凭多年的乡村生活经验而施工,没有亦步亦趋地遵照工程师提供的图纸设计,选址也往上游调整了数米。最终他们建起的这座桥不仅美观、牢固,而且造价也低于当初的核算。整个造价只有1.8万元,其中从项目经费开支1.4万元。参与设计的工程师后来再访漳河源,对秦明炎的智慧大为叹服。

  建桥过程中秦明炎和村民们是非常辛苦的。漳河峡谷没有通公路,水泥等所需物资都要靠人工扛运,来回一趟就需要两个小时。固定钢索的四块大石板,重量都在千斤以上,最重的一块有1400斤,是好几位村民一起用杠子从附近抬过来的。抬石板的时候还曾出了一次事故,秦明炎腿被压伤,幸好不久就康复了。

  有了这座桥,村民过河再也不用担心涨水了,漳纸工坊下雨天也可以接待游客了,纸民的收入也有所增加。近5年来,先后走过这座桥的村民和游客已在万人以上。

  经商议,这座桥被定名为“漳河源南开桥”。项目组联系天津的捐款人王先生,找到著名历史学家、时年89岁的南开大学教授来新夏先生,希望他能题写桥名。来先生欣然命笔,寄来了墨宝,上书“漳河源南开桥萧山来新夏题”。秦明炎为来先生的题字刻制了石碑,竖立在桥头。

  来新夏先生早年就读于辅仁大学和华北大学,先后受业于陈垣先生和范文澜先生,是中国现代史研究大家,也是著名的目录学家和方志专家,在学界享有崇高声望。曾多次造访漳河源的荆州学者刘作忠先生早年和来先生曾有交往,他得知南开桥的题字者是来先生,非常惊讶。他说:“这座连自行车也不能过的小桥,可能是中国第一小桥了。来新夏先生学识渊博,声名天下,能为如此小桥赐墨题字,小桥一下跃升成大桥了。”

  来新夏先生能为一座乡村小桥题字其实并不奇怪。他对基层文化事业一向都很关心,和许多民间文化人有文字之交。浙江绍兴县农民孙伟良,以换煤气罐为生,业余研究地方志,十多年前写信请教来先生,自此成为朋友,来先生不仅在学术上对他予以指导、提携,还为他办的“民众读书室”捐赠了大量书籍,三次亲往村里考察。天津文保志愿者办的文史杂志《天津记忆》,他不仅题写了刊名,还长期给予具体指导。天津问津书院也是来先生题名,他直到90岁高龄,还在“问津讲坛”作讲座。

  陈三爷对南开校友的贡献和来新夏先生的支持非常感念,曾致信南开大学校长龚克以表谢忱。这封信后来发布在南开校友总会的网站上。秦明炎为了表达对来先生的敬意,专程给先生寄了3斤自产的干竹笋。漳河源交通不便,他早上出发到镇上邮寄,到晚上才赶回家。

  2014年3月,来新夏先生去世,终年91岁。2016年4月,陈三爷去世,终年84岁。两位老人虽已远去,但南开桥还在,成为南开与襄阳友谊的一个象征。

  南开桥建成以后,纸民和“拾穗者”继续通力合作,漳纸工坊项目在纸品改良、古民居修缮等方面也多有进展。2012年9月,漳河源(漳纸工坊)被评为“中国最美手工私游地”,系华中地区唯一一处。2013年秦明炎被评为湖北省民间工艺传承人。2015年项目组编辑出版了项目文集《纸物语》。整个项目执行至今,所用经费基本都是南开大学校友支持的。先后有30多位校友捐款(其中有一位是南开系列学校自贡蜀光中学的校友),总额7万元。有的校友还积极为项目献计献策,争取专业支持。著名画家范治斌先生2013年为漳河源纸艺展寄来了自己用漳纸绘就的画作。《纸物语》部分内容的英、日文翻译工作,也是校友们完成的。校友中有几位本来就是资深的文化志愿者,如天津问津书院的创办者王先生、北京乡村文化保护与发展志愿者协会联合发起人蒋好书女士等。深圳的刘先生,多年关注公益慈善事业,仅为湖北一省就捐赠了5万多元。

  南开校友关注公益,和该校的教育精神是相关的。南开的校训是“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学校倡导“知中国,服务中国”,特别注意贴近基层,关注农村。清末民国时期,南开创办人严修先生、张伯苓先生对慈善、救灾、文化、教育等公益事业就多有贡献。南开学生曾在校内创办多所贫民学校,在社会上也广泛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受到很高评价。上世纪30年代南开经研所深度介入了华北的乡村建设,当时担任华北农村建设协进会会长的,就是南开的何廉教授。

  2016年7月,漳河源陈氏民居和古造纸作坊被授牌为南漳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漳纸工坊项目发起人李秀桦说:“南开桥虽然只有几年历史,也应该被视作文保单位的一部分。”南开桥,是一座城乡互动建设的友谊之桥,体现了多层面的文化传承。而今,南开桥和志愿者们多年来关注漳河源的故事,和陈氏家族两百来年造纸的故事一样,已经成为美丽的传说。

  (作者系我校外文系1995届校友)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