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四当五落”趣谈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7年3月11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4-13 16:25

  在日本国,关于高考和考研,有一个“四当五落”(よんとうごおち)的有趣说法。

  我非日语专业,能了解到这一词汇,颇有来龙去脉。2014年,闲逛贴吧,无意间认识一名山东籍学生,自言要考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的日语专业研究生,向我打听一些情况。后见其网名为“四当五落”,于是追问原因,了解之后感觉甚是有趣。

  简单来讲,这一词的意思是:假设考生每天睡四小时(四),就能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当),每天睡五小时的话(五),就会名落孙山(落)。到底是“当”或是“落”,取决于付出的时间和努力。

  由此,可以侧面看出日本“高考党”以及“考研党”的辛苦程度。平心而论,这种现象符合投入-回报的一般性规律——假设想进名牌大学,就一定要花大量的时间用来读书和学习。而与此相应,社交、旅游、娱乐、兼职等活动,在时间上就不得不进行某种削减。在人口数量较多、考风浓厚的国家,教育不仅作为全民素质提高的方式,还能作为社会分层与流动的内在因素,这种模式似乎是一种必然的优化选择。在现代日本,学历仍会直接影响到其职业的好坏、薪水高低和多元选择。与职位性的晋升与级别不同,学位的高低往往是品位性的。

  日本的高考称为“大学入学中心考试”,又名“全国共同学力第一次考试”,于每年1月下旬的周六、周日举行。日本考试的竞争激烈相对于中国也不遑多让,但两者相比,日本的高考并非一锤定音。学生想要进入大学,不仅要参加全国统一的“高考”,还要参加大学自行组织的考试,须顺利闯关多次,才能“柳暗花明”。在当下日本社会,考生考上一所普通大学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要考上好的大学,仍要面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残酷竞争。除了考上名牌大学能“长脸”“光宗耀祖”之外,“好大学”竞争相当激烈,甚至比较残酷,最重要原因是——与私立大学相比,国立和公立大学的收费相对低廉,且有较多的优质教育资源,在选择上更加经济实惠,在中国也是如此。

  高考和考研的落榜生是一个特殊且尴尬的社会群体。在中国,假设选择继续报考,也会被称作“二战”“三战”,依此类推。在日本,这类人被称为“浪人”。据悉,之所以被称为“浪人”,是因为这部分人没有出去参加工作,专心致志地参加各种补习班或者自学,准备第二年继续参加高考,多少和过去日本社会中没有固定职业,专心练剑的日本“浪人”有相通之处,故得此名。

  “浪”字易写,内中称谓却颇有辛酸之意。这个略带悲怆和无奈的称呼是失落的代名词。这部分人中,在家自学的叫“宅浪”,一次高考失利的称“一浪”,二次失利称“二浪”,三次以上统称“多浪”。而其中不满于现在就读的大学而要选择重读,报考其他大学的则被称为“假面浪人”。日本的大学虽然很多,升学率每年也都在50%以上,但能够顺利升入自己理想学校的不到30%,所以“假面浪人”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考上“好大学”的群体中,也有不少“浪人”。

  在中国,以前不少省市地区采取“估分”报志愿的政策,由于估分不准、分数线起落等各类原因,“滑档”者不在少数,其中不乏成绩很高而只是报考失误的考生。这类“滑档”考生,或者选择补录,报考一所“稍次”的院校,留下遗憾。或者选择“二战”重读,类似于“假面浪人”与“二浪”“多浪”,以期来年能够进入一所心仪的大学,不负所学所付出——但其中的落差与艰辛可想而知。

  对一个日本家庭来说,高考和考研作为一件“大事”,在个体的民俗行为上亦是“春风化雨”。为求取得好成绩,学生们不仅在学习上要“四当”,家长也善于作“助攻”,防止自己孩子“名落孙山”或“更在孙山外”。他们热衷于拜庙求神,其中供奉“学问之神”的天满宫最受欢迎。每年高考前后,日本各地的天满宫都挤满了高考、考研考生及家长们,而这些寺庙也会趁机推出各种“祈福套餐”,预求“金榜题名”,有的还收费5000日元。还有一些报道说,参加高考的日本考生大都喜欢身穿黑色衣服,监考老师也多穿深色衣服。之所以如此,听说是因为日本人认为,考试当天如果穿着太花哨,会被认为是心虚、没信心的一种表现。不得不说,信仰与宗教的世俗,便是日常生活所需。不过据了解,将考试顺利与否求诸“神佛”,在中国一些地方也颇为盛行。

  当然,任何考试与选拔,运气成分难例之于外,这与在哪个国家之间无绝对因果关系。总而言之,晋级与学历虽然不是“一考定终身”,但由于竞争的激烈,对于学生个体来说,“持续努力且不断电”,才是常规渠道的必经之路。对于中国考生来说,问题同样如此。“当”还是“浪”,不仅是一个付出问题,更是一个选择问题。至于如何选择,则不是一文之力可及了。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