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我家格格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7年3月11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4-13 16:23

  □何杰

  我只有两个宝贝儿子,没有女儿。一天,上天给我家送来了一个格格——一只小白鸽。小天使一身白羽毛、亮眼睛、黄黄的尖嘴巴,刚刚长大。

  小鸽子停在窗外,歪着头向窗里巴望。窗里乱了营。老伴儿压低了嗓门:“快!去抓把棒子渣——”

  一通忙活。小天使一脚踩在窗外,一脚踏进窗里,犹犹豫豫。一见上来了大餐,就全不顾了,也不问价,进来,埋头便啄。一阵急雨一样的“咄咄咄咄”,大餐便风卷残云了。小家伙吃饱啦,又要找点什么。

  “要喝水!快——去拿水!”老伴儿兴奋得调门都变了。

  终于,酒足饭饱。天使腆着个大嗉子,迈着方步在窗台上踱步。老伴儿又说:“快!快!把平台窗子关上——”

  其实,人家小鸽子并没有飞走的意思。小家伙飞到平台的躺椅背上,悠哉游哉地站立在那儿,审视四周,踌躇满志。

  我家在8层楼。窗外是蓝天。明亮的平台上,摆着一盆盆花,绿的、红的,现在又点缀上一只洁白的小鸽子。像莫奈的油画。真好看呀!我们的心蘸满了蜜。我说:“给她起个名字吧!也不知她是男的,还是女的。”

  “咳!你看她俊的,多像个女孩。上天给我们的‘小棉袄’。叫‘格格’吧。”

  格格却没有个千金小姐的样子,总吃不饱,也不上洗手间。一边吃,一边就可以摆大摊儿。老伴儿可忙活坏了。一边给她擦,一边劝她:“喂!小姐,咱讲点儿文明礼貌好吗?”

  家里多了一口,屋里热热闹闹,蓬壁生辉。

  快到黄昏,小鸽子却不时要飞出去。老伴儿担心了:“格格要回家啦。人家爹妈也惦记呀。”

  我说:“那就打开窗子吧,叫她回去。”

  老伴儿一百个舍不得,嘴里“嘟嘟哝哝”,可是还是打开了窗子。小鸽子“扑啦”张开了翅膀,飞上了天空。我们看着她慢慢飞远了。唉,连个“再见”也没说。心里立即空落落的。

  晚上,照样我们说着“小棉袄”;没滋淡味地吃饭;打着盹儿看电视。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刚睁开眼,就听老伴儿可着嗓门叫起来:“老伴儿——格,格!格格回来了!”

  呀!真的,格格回来了!当然,我们又一阵快转儿:找盒盖,拿吃,拿喝……从那儿,小白鸽真成了我家格格,她不走了。

  说来真快,春去秋来,又一年。我家格格住上了大独单。夏天在平台外;冬天在平台里。我们平台上有一扇窗子永远为她开着。那吃喝也由棒子渣变为小米,又升为绿豆,时不时还要改善吃火腿肠。格格还挑三拣四地就爱吃意大利肠。格格成了我家真正的公主。天热,你听,老伴儿会喊:“格格回家,开空调啦,进来吧——”

  中午,老伴儿又叫:“格格回家,开饭啦——”

  格格聪明极啦。我们晨练,把她带到公园。只要放开她,她会在你头上飞上一圈,然后就飞回去了。等我们回家,她早已站在平台上等你了。

  那时,回家,抬头见到我们的小公主等着我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打电脑,格格会忽然赶过来,“噔”地啄一下屏幕。那意思是“哼,写的什么破玩意!”想想,有这么位大评论家陪着你,是多开心呀。不过,格格也像孩子一样给家里惹祸。楼下张姨找到门上告状:“你家小鸽子拉了我们一空调。”楼上老李也说:“专啄我家花骨朵。我的花都不能放窗外啦。”

  不过,我们这不大往来的单元楼,因为小鸽子,倒有了许多拉话的内容。

  格格在家也惹祸。一天,这个小东西竟跳到鱼缸里洗开了澡。广口鱼缸里还有一只小乌龟。格格不知害羞地把臭屁股坐到鱼缸里,在人家背上蹭来蹭去。老伴儿赶紧给她打来一盆水,哈!格格却偏不去。你说她多淘。我批评她,她竟跟你“咕咕咕咕”地狡辩个没完。

  有这么一个小东西在家,一天都沸反盈天的。忙不完,乐不尽。

  有一天,却冷清下来。我们的格格飞出去,没有回来。老伴儿一声一声地叫着她:“格格——格格——”

  中午没有回来,天黑了没有回来。第二天,我们早早起来,仍然没看到她。整整两天,老伴儿都没有好好吃饭了。听着他一声一声喊着格格,我心里酸酸的。我劝老伴儿:“格格大了,那是找对象去啦。”

  是啊,孩子大了,总得飞呀,可是心里总是放不下。格格尽是哏儿事。

  格格会生气,你要不带她去玩,她会气得把盒里的食都啄出来,甩到外边。你回来,她高兴得会侧着翅膀,擦着地板飞,像一朵盛开的白花。格格真的离不开我们。午睡,她立在床头;做饭,她站在厨房门上。格格像小狗那样,总跟在我们身后。

  可是怎么,她一下就飞走了呢?

  日子像念珠一样,一天一天串成了串儿。

  一天,我们晨练回来,抬头,老伴儿惊呼:“看平台!格格回来了!”

  格格也看见了我们,竟从我家8楼的平台上飞了下来,在我们头上绕着圈地飞呀,飞呀。多可爱的小生灵!

  “格格看我们来了!”如果心真能开出花朵,那天,我和老伴儿的心真的是心花怒放。

  我们忘记了年龄,像孩子一样兴奋地喊着:“格格!格格!”

  我们还看见,另外还有一只小白鸽子在远远地飞。那一定是格格的恋人。最后,他们一起飞走了。在那淡蓝的天空写上浓浓的爱。

  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格格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又飞向哪里。可是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只小鸽子还记着在那栋米黄色的大楼里,有一个老头儿、一个老太婆在挂念着她。我们也总似乎听见我们的小格格“咕咕咕”地和我们说笑。

  是啊,爱,无论对谁,总有回声。那声音真好听。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