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饮食中的魏晋风度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3月7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3-28 08:31

  陶慕宁 

  魏晋之交,权力更迭频繁,政治极度黑暗,士人站错了队,往往身败名裂,甚至被杀头。像“建安七子”中的孔融、“竹林七贤”中的嵇康,就都因为性情亢直,为统治者所忌惮,而丢了脑袋。士人们对政治前途彻底失望,于是纷纷拾起老庄哲学,“越名教而任自然”,高谈玄理,佯狂避世,服药求仙,纵酒狂啸。

  志人小说《世说新语》便记录了许多当时社会名流的任诞言行,像竹林名士刘伶,身高不足一米六,长得也丑,但善于自保,平时不怎么讲话,只和阮籍、嵇康交朋友。他也不问家里有没有钱,一天到晚只是喝酒。常常驾着一辆鹿拉的车,带一壶酒,叫仆人扛着铁锹跟着,嘱咐说:“死便埋我。”他妻子实在受不了他这么喝,把家里的酒都送了人,把酒器都砸了,哭着劝他戒酒。他说:“好,我自己管不住自己,必须在鬼神面前发誓,你去准备酒肉祭祀鬼神吧。”等酒肉摆上来,他跪下祝告鬼神:“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随即大嚼狂饮,烂醉如泥。他喝醉了,常常一丝不挂待在屋里,旁人见了,纷纷讥嘲。他说:“我把天地当做房屋,把屋室当做裤子。你们没事到我裤子里来干啥!”这样迹近无赖的行为,却让权势者对他放松了警惕,以至得以寿终。刘伶平生只有一篇《酒德颂》传世。

  同为竹林名士的阮籍则生得容貌瑰伟,志向不凡。但他清醒地意识到在权力斗争异常残酷的现实中,名士随时可能因言论不当丢掉性命。所以他从不谈政治,也不臧否人物,只是饮酒弹琴、登山长啸。翻白眼儿大概是他发明的,遇到不喜欢的俗人,就翻白眼;遇到知己如嵇康,就落下眼珠,变成青眼了。权倾天下的晋王司马昭想和他联姻,让自己的儿子司马炎(后来晋朝的开国皇帝)娶阮籍的女儿,阮籍竟然喝得酩酊大醉,整整六十天,让人家没机会提这事,只好作罢。他实际是借酒避祸,蓄意躲开权力中心。他听说步兵厨里藏有好酒三百斛,就要求做步兵校尉,结果天天处在烂醉状态。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不得已为司马氏取代曹魏政权的所谓“禅让”丑剧写了《劝进词》。阮籍也因此得以善终。由此可知,魏晋之际的饮酒其实不是真的喜欢酒,而只是一种姿态,一种逃避。

  《世说新语》还讲了阮籍两件事,一是他邻居的妻子长得很美,当垆卖酒。阮籍和王戎常常到她店里饮酒,阮喝醉了,就睡在她旁边。她丈夫起初怀疑二人有私情,观察了一段,什么也没有。二是阮籍亡母,临葬之前,吃了一只蒸小猪,饮了两斗酒。诀别之际,直呼“完了”!大声一嚎,吐血,很久起不来。

  由此可见,阮籍是个不拘小节、有真性情的人。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