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三河刘”应是“沙河刘”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3月6日16版     发稿时间: 2017-03-28 08:31

  孟昭连  

  “三河刘”对喜玩鸣虫葫芦的人是个耳熟能详的词。按照惯常的说法,“三河刘”是清代末年家住三河县的葫芦艺人,他制作的葫芦在当时相当有名,诸如“和尚头”“滑车”“松脖棒子”等,都是其代表作。但最近在民国通俗小说《津门艳迹》中看到一段描写,使我对“三河刘”的说法产生怀疑。

  《津门艳迹》写海河东岸一个叫柴家坟的地方,住着一个宫中太监焦老公,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就养了好多鸣虫以消永日。还描述了养虫葫芦的制法及种类,并特地点出“那不用模子规范,天然长成的,名为‘本长儿’,更是难得好的。个中有个艺制葫芦的专家,姓刘,家住沙河,大家都称他作沙河刘。他家出的葫芦比较旁人卓异不群,无论甚么虫儿,放在沙河刘的葫芦里,放出来的音韵与众不同,因而他的声名广播,远近皆知。凡是北京的内监,王公大臣,讲究玩奋虫儿的,都欢喜买沙河刘的葫芦”。因为“沙河刘”的葫芦由混混儿张三开的“蝈蝈圈”统一销售,所以“北京下来的人买葫芦的,必须到燕尾子张三家中去找”。看了这段描写,我的疑惑是:现在有关民俗及工艺美术的相关著作公认的“三河刘”,何以在这本七十多年前出版的小说里写成“沙河刘”?到底哪一个是对的?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弄清楚还是有一定学术意义的。

  其实,《津门艳迹》提到“沙河刘”并不是最早的,更早的传统相声《扒马褂》中就已出现了这个“沙河刘”:

  “这还不算出奇。人家那蝈蝈儿葫芦好啊!是‘沙河刘’的。”

  “什么叫‘沙河刘’的葫芦?”

  “你不知道沙河那地方有一个姓刘的,他种的葫芦养蝈蝈儿最好。”

  显然,这里的“沙河刘”与《津门艳迹》所指相同,都是指清末的那位葫芦艺人。《扒马褂》创作于晚清,相声艺人“万人迷”(1881—1926)就曾与马德禄、周德山合说过《扒马褂》,并一直传承下来。“万人迷”说《扒马褂》时,正是“沙河刘”声名鹊起之际,可说与之是同时代的人;而且戏曲相声艺人多涉花鸟虫鱼,对蝈蝈葫芦有所了解再正常不过,因此《扒马褂》所说的“沙河刘”无疑是可信的。再说,其后历代相声名家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马季等都说过《扒马褂》,而且还经过几次文字整理,无一例外地都是“沙河刘”而非“三河刘”。相声艺人大都说北京话,吐词清楚、咬字准确是基本功,岂能将读音不同的“三河”误为“沙河”,而且代代都错,错了一百多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看来相声艺人并没搞错,原本就应该是“沙河刘”。

  至于“三河刘”一说,据现有文献,最早出现于上世纪60年代,是一位蟋蟀爱好者在回忆文章中提出来的;后来又有人大张其说,且谓此人叫“刘显庭”。既然与之同时代的“万人迷”都只说“姓刘”而不知其名,后人却言之凿凿地指姓道名,显系道听途说,并不可信。《津门艳迹》谓“沙河刘”的葫芦都要拿到天津河东的“蝈蝈圈”出售,北京的王公贵族也都要到天津来买,可见“沙河”应在天津附近。若刘姓艺人家在京东三河县,离北京比到天津近得多,不直接到北京兜售,却让北京人跑到天津来买,哪有这样的道理?今天津名“沙河”者二,一在武清,一在蓟州。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