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再说“不知情权”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3月3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3-07 15:51

  刘畅  

  笔者曾由球迷看比赛引发对“不知情权”的关注,写有一文,刊于《今晚副刊》。关于这个话题,笔者又有了进一步的思考:不知情权的核心在于,“不知道”也是人对信息的一种需求。通俗点儿说,就是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其对象可概括为“三不知”——即公众“不想知”“不应知”“不欲知”的信息。具体细分,主要包括悬念性信息(如魔术、电影及体育比赛)、无效性信息(如超过需求的信息垃圾)、病害性信息、年龄性信息,前两者比较容易理解,这里具体说说后两者。

  先说病害性信息不知情权。它属于“被动不知情权”,即出于保护健康等原因,行为主体被动地“避免”某些伤害性信息,如病情、噩耗等消极信息的摄入,一般发生在亲人或关系密切的人之间。《庄子·达生》中说:“夫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中。”意思是说,醉酒者的身体结构和常人一样,而从车上重重摔下却保全性命,是因为他“不知道”危险。不知道,也就不恐惧,心神饱满。曾听说一例:两个病人都患有癌症。一人耳朵灵便,从医生的谈话中听到,他们这种情况,也许只能活三个月,于是郁郁寡欢,还没到三个月就去世了。另一人耳背,听不清医生的谈话,对自己所患病症完全“不知情”。结果他不但活过了三个月,到现在已经一年过去,还好好地活着。这位耳背者同《庄子》中的“醉者”一样,由于“不知”,“死生惊惧”也就不能进入他的意识中,虽遭险境却能减少外物的伤害。

  关于年龄性信息不知情权,其特点可用一句话概括:什么年龄知道什么事儿,不得逾越。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若从“知”与“不知”的角度看,其实也有“什么年龄阶段应有什么样的人生内容”这样的意思。如此说来,十岁的孩子不应知道二十岁的事儿。电视鼎盛时代,美国学者梅洛维茨写了《消失的地域》一书,就表达了这种担忧:在电视媒介的作用下,儿童与成人界限已经消失,“电视破坏了阅读阶段和学校体制中具体年龄所处的年级所支持的信息等级制度”。进入新媒体时代,儿童与成人的信息界限再度被打破,社会“后台”与“前台”的界限已经消失,未成年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接受几乎任何信息,远远超过了其年龄段所可以接受的水平,这时就应该强调其不知情权。

  在此,“不知情”成为对人的身体和心灵的一种保护。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