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列维坦:俄罗斯大自然的抒情歌手

来源: 天津日报 2017年3月1日11版     发稿时间: 2017-03-02 10:45

  龙飞

  1900年夏,巴黎举行世博会。在俄国馆,观众发现列维坦(1860-1900)的画都被围上了黑纱。原来未满40岁的画家已于近日病逝。面对那些奇美的风景画,人们不禁扼腕叹息。

  列维坦13岁进入莫斯科绘画雕塑建筑学校。不久父母先后故去,留下四个孤儿,生活十分艰难。他因交不起学费险些被开除,在好心人帮助下才得以继续求学。沙皇政府迫害犹太人时,犹太血统的列维坦兄弟姐妹曾被逐出莫斯科。屈辱和穷困使这个少年更加发愤图强,终于以优异成绩获得奖学金。学校的著名教授萨甫拉索夫把他收为自己的学生。

  尽管列维坦经受贫穷和种族歧视,而且初恋受挫终生未婚,但他的艺术生涯却很顺利。学生时代,他的习作已引起著名的特列恰科夫画廊主人、收藏家特列恰科夫的注意。后者认为在该校风景画班的学生中,列维坦最具天赋。一次校内画展,收藏家被列维坦那幅《索科利尼基之秋》(1879)所吸引,决定以100卢布的高价买下。这时年轻作者走了过来,腼腆地同买主握手。对方向他说出价格,他没听见,完全沉浸在激动中——自己的画将挂在特列恰科夫画廊!

  1883年列维坦毕业,特列恰科夫又买下他的《小桥》(1884)和两幅克里米亚习作(1886)。收藏家以自己独特的敏感,相信这个青年将大有作为。

  自从与特列恰科夫画廊结缘,列维坦声誉鹊起,由一名穷学生变成职业画家,手头宽裕,穿戴考究,更显风度翩翩。

  列维坦同契诃夫是好友。1885年契诃夫和弟弟妹妹到莫斯科近郊度假,邀请了列维坦。这群年轻人过得很快活。契诃夫的妹妹玛莎是个清纯女孩,画家被她的神韵迷住,向她表白了爱情。玛莎也喜欢画家,但更信赖哥哥,须征求他的意见。契诃夫说得很含蓄,玛莎明白哥哥是在警告自己,于是以缄默拒绝画家。而列维坦由于爱情失意丧失了追求幸福的信心,从此放纵自己,制造一桩桩罗曼史。

  玛莎拒绝画家完全出于对哥哥的信任。这得怪罪契诃夫,是他的过分谨慎,使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和最要好的朋友,双双失去了幸福。

  19世纪80至90年代,列维坦进入创作的成熟阶段,作品绝大多数被特列恰科夫买去。1889年列维坦外出写生,来到伏尔加河畔小城普寥斯,画下许多明朗欢快的作品,有《黄昏·金色的普寥斯》《幽静的去处》《雨后》等。

  画家在普寥斯的成就为他日后成为风景画巨匠奠定了基础,普寥斯也为接待过大师而骄傲。列维坦喜爱的一座小山,后命名为“列维坦山”。在普寥斯人中流传着一句话:“列维坦使普寥斯闻名于世,而普寥斯也让列维坦名扬四海。”1972年普寥斯将画家住过的房子建成列维坦故居博物馆。

  列维坦继承现实主义传统又有所创新。他曾游历欧洲,法国正在兴起的印象派绘画对他产生了一定影响。《白桦丛》(1885—1889)对外光画法的探索非常接近印象派,被称为“俄罗斯印象派”代表作。画家以抒情的手法,诗意地展现出白桦丛那无与伦比的魅力,让人心旷神怡,得到美的享受。

  一次列维坦在弗拉基米尔省度夏,走在弗拉基米尔路上,这是自古以来押送流放到西伯利亚的犯人的必经之路。他怀着对受压迫人民的深切同情创作了《弗拉基米尔路》(1892)。这件作品在艺术史上是个极好例证,证明风景画也能具有深刻内容。

  当列维坦带着累累硕果返回莫斯科时,犹太人正在离开莫斯科。又一次被逐!少年时代他就蒙受过这种侮辱,如今他已是赫赫有名的大画家,但昏庸政权不懂得珍惜天才。朋友们为他奔走,沙皇政府迫于社会舆论,才准许他回莫斯科。但列维坦的心灵仍然受到一次重创。

  1893年列维坦住在特韦尔省湖畔,画了许多丁香。然而隐痛始终萦绕心间。个人的不幸同人民的苦难、祖国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千头万绪,他画下悲剧性的《墓地上空》(1894)。而转年创作的《三月》《金秋》(均1895)则洋溢着欢乐情绪。《金秋》的魅力在于用非常抒情的笔调把秋天的气氛表现出来,给人一种清新、愉快的感觉。由此表明画家内心深处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幸福的渴望。这幅画后来被收入中学课本,在俄国家喻户晓,是列维坦著名代表作之一。

  在列维坦眼里,大自然如此生动,每一个普通角落都充满诗情画意。他的许多杰作就取材于十分平常的景色,而他能点石成金。俄罗斯大自然的天生丽质,在他笔下得到了升华。每一幅画,他都注入自己的感情,从而撞击着人们的心灵。在列维坦之前和之后的俄罗斯不乏风景画家,但他们大多把风景作为自己的描绘对象,很少有人能把风景之外的东西画出来。因此列维坦被誉为“俄罗斯大自然的抒情歌手”。

  大师于1892年、1896年和1900年连续三届参展世博会,为祖国争得了荣誉。1897年获院士称号,翌年回母校任教授。

  列维坦尊重学生的独创精神,和他们进行共同探讨。他对学生充满深情,经常买下一些贫困生的画。学生们都非常喜欢他,一次他们外出写生,集体给老师写信,说不仅大家想念他,连白嘴鸦都在叫:“列维坦在哪里?”列维坦立即回信:“告诉白嘴鸦,列维坦不但要来,还要带上猎枪呢!”

  1899年春,列维坦正在画室创作,契诃夫偕未婚妻和妹妹来造访。画家一见客人欣喜若狂,请朋友们观看自己的新作。大家看见画架上摆着一幅大型油画《湖》(1899—1900)——没料到这竟是他的绝笔之作!画面丰富多彩、生机勃勃。湖水映出蓝天上的白云,色彩瑰丽,充满欢乐的感情。这是画家多年来探索的俄罗斯大自然的概括形象。

  翌年7月,列维坦因心脏病英年早逝。

  中国民众与列维坦有不解情缘。上世纪50年代,俄苏文学艺术如潮水般涌入我国。外文书店内大量销售俄苏名画画册及单幅印刷品,墙上挂着列宾、列维坦等名家的印刷画作,深深熏陶了我国的少男少女。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大潮中,兴起了“画廊热”。不少画廊出售世界名画临摹品,主要用于装饰家居和公共场所。风景画的装饰性原本就具有优势,而且列维坦的作品绚丽多彩,诗意盎然,因此卖得最火,其中又以《金秋》占据首位。可见列维坦在我国已深入人心,影响了几代人。

  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举办过多届俄苏画展,几乎每次都有列维坦。在我国,他如此受欢迎,受追捧,这是画家生前所始料未及的。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