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在游历自然中体悟崇高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6年12月16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2-16 16:04

  □宋成剑

  著名美学家蒋孔阳以文学的笔法给我们展示了什么是崇高:“当春风拂拂、柳絮轻飘的时候,我们来到野外,阳光灿烂,绿草如茵,碧波凝翠,我们完全被陶醉了,我们全身心都感到美。这种美是恬静的,舒适的,充满了愉快的。可是我们来到黄山的天都峰,或者泰山的南天门,那巍峨的山峰,陡峭的石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们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赞美山势的雄伟,惊叹造化的神功。这也是一种美,但它美得那样特别,那样充满了惊奇与痛苦,那样叫人骚动不安,那样令人激起心灵的震撼和慑服。为了区别于前面那种愉快的美,一般把后者称为崇高。”在此,蒋孔阳以文学的语言文字通过形象化的对比,向我们揭示了两种不同的美,即优美与崇高。我以为,要培养人们的崇高感,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游历观览那些具有崇高美的自然景观。

  《论崇高》一文的作者朗加努斯说:“一个人如果四方八面把生命谛视一番,看出一切事物中凡是不平凡的,伟大的和优美的都巍然高耸着,他就会马上体会到我们人是为什么生在世间的。因此,仿佛是按照一种自然规律,我们所赞赏的不是小溪小涧,尽管溪涧也很明媚而且有用,而是尼罗河、多瑙河、莱茵河,尤其是海洋。”这是说,人不能只是赞赏小溪小涧的美,还要赞赏尼罗河、多瑙河、莱茵河、特别是海洋的美,赞赏那些不平凡的、伟大的美。

  班纳特在1681年出版的《大地上的神圣理论》中,论述了苍穹、星空、大海、高山给人的审美感受:“我认为,自然界的庞然巨物是最令人赏心悦目的。除了天上的苍穹以及浩渺无际的星空之外,没有比大海和高山更叫我感到愉快了。这些巨大的东西有一种庄严和雄伟的气魄,在我们的心灵中刺激起伟大的思想和激情。”这是说,巨大的东西,如苍穹、星空、海洋、高山具有庄严的雄伟的气魄,在人们的心中能“激起伟大的思想和激情”。

  艾迪逊在其《论想象的快乐》一文中,论述了宏伟(相当于崇高)的景观对人的感受:“所谓宏伟,不是指某种单一物体之大小,而是巨大的整体的景观。例如漫漫无边的广阔的平原,辽阔的未开发的沙漠,连绵不尽的群山,层峦叠嶂,悬崖绝壁。这些大自然的产品,它们使我们感动的,不是新奇或美丽,而是它们那种惊人的粗犷和壮丽。我们的想象喜欢为对象所充塞,喜欢攫取那些超越吾人能力的巨大的东西。我们是以欢乐的惊奇投入这些无边无垠的壮观,从而陷入一种惊骇的喜悦。”这是说宏伟的景观可以让人陷入“惊骇的喜悦”。

  康德说:“粗犷的、威胁着人的陡峭悬崖,密布苍穹、挟带着闪电惊雷的乌云,带有巨大毁灭力量的火山,席卷一切、摧毁一切的狂飙,涛呼潮涌、汹涌澎湃的无边无际的汪洋,以及长江大河所投下来的巨瀑,还有其他诸如此类的东西,它们那巨大的威力使得我们抗拒的力量,相形见绌,渺不足道。但是,只要我们自己处于安全之境,那么,它们的面目愈是狰狞可怕,就对我们愈是具有吸引力。”康德在这段话中所说的各种各样的自然景观就是自然界中的崇高。这种崇高对人的精神世界的影响是,“把我们灵魂的力量提升到了那样的一种高度,远远地超出了庸俗的平凡,并在我们的内心里面发见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抵抗力量,它使我们有勇气去和自然这种看来好像是全能的力量,进行较量。”自然界力量的崇高给人的精神世界造成的这种影响,就是崇高感。

  黑格尔在谈到大海给人的感受时说:“大海给我们茫茫无定、浩浩无际和渺渺无限的观念;人类在大海的无限里感到他自己无限的时候,他们就被激起了勇气,要去超越那有限的一切。”

  班纳特所说的由大海和高山所激起的“伟大的思想和激情”,艾迪逊所说的宏伟的景观让人陷入“惊骇的喜悦”,康德所说的“我们灵魂的力量”的提升,黑格尔所的说的“被激起了勇气,要去超越那有限的一切”,都是人的大脑在感受到自然界的崇高之后所产生的崇高感。美学家们关于崇高及崇高感的论述给我们启示:我们要培养一个人的崇高感,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让人在自然景观的游历中去感悟崇高、走向崇高、走进崇高。

  中国有幅员辽阔的领土,有各种各样的自然景观。而这些自然景观又是与一定的人文景观结合在一起的。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一个人在自然景观的观览中,可以领略祖国山河的壮美,开阔自己的胸襟,提升自己的精神力量。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