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教师“心理疾患”的表现和自诊方法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6年11月25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2-16 15:24

  □蒋雅文

  当今社会,每个人都活得“鸭梨山大”,教师当然也在其列。教师也是凡夫俗子,老天并不偏爱我们,所以我们“中彩票”和“捡钱包”的概率和他人是一样的。

  压力大了,身体自然受影响,加上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我们的身体健康问题真是让人忧心忡忡。身体问题可以依赖权威的检验机构,学校一般每年都给教职工安排体检,几乎每次都有“不幸”的人,我们在哀叹“某某同事”身体不适的同时,心中也会有小小的紧张,怕下一次就是自己。在接到体检报告书之后,老师们的表现颇有南开特色,其表现和状态大致分为3类:第一类“不予理睬型”,工作太忙,哪有时间看这么多表格和数字,这些表格里的内容和数字跟我的专业没有丝毫的关系,所以体检报告书往往只被翻看了几页,扫了几眼,在得到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的确切信息以后,就被“处理”了,或者说搁在了一个连自己都找不到的“最安全的地方”;第二类“学术研究型”,高度重视并力图弄懂其中的每个专业名词的含义,努力传播自己对“体检报告专业名词”的理解,积极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并力图为自己量身定做“科学合理”的健康计划。这类教师群体的表现极为相似,在接到体检报告书之初都会积极参加工会组织的“健身类活动”,不惜自掏腰包“重金”置办运动装备,那气势如虹,堪比备战马拉松和奥运会。各级工会组织感动不已,终于盼来了自己的“顾客”主动上门,不用再打电话、发短信,甚至使用“送礼”这样的知识分子最不屑一顾的“非正常”手段邀请老师们参与工会活动了。但激动和热情总是消退得很快,健身的人越来越少,还没有等到学期结束健身的场地就已经门可罗雀了。理由千奇百怪,不可原谅,什么课太多、学生来找,实验室太忙,出差,有会等等。第三类“口头健身型”,这类教师绝对是理论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建议对此类教师“慎重提拔”。永远说自己明天就开始锻炼身体,说过要打羽毛球,因为据说对颈椎好,最适宜长期伏案工作的人;说过要练瑜伽,瑜伽的好处可以如数家珍,但就是一天也还没开练呢;说过要打排球,说最能体现“团队精神”,往往是比赛前才可能有时间练习,练习不了几次就仓促上阵,赢了比赛的心想,亏着还有学生时代的底子,否则真够呛能赢,输了比赛的很郁闷,决心下次一定早点开练。

  从对待体检报告书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我们的老师心理状况堪忧,为此我专门作了研究,因为没有经费支持,只能“闭门造车”,造得不好,各位老师多原谅。

  教师的心理疾患大致分为几种,大家可自行诊断,对号入座。第一种“强迫症患者”,是轻度还是重度,请老师们自行判断。主要表现如下:每次上课要带好几个优盘,即使教室电脑有专人调试依然不放心,还需要带上自己的笔记本,以保证万无一失,此类教师“患者”属于轻度强迫症,适当注意即可。反复检查课件到了做梦都会梦到自己的课件打不开,上课或监考迟到的教师属于重度强迫症,可考虑适当服用“任课教师宽心丸”。此丸教务处专卖,对本校教师免费,对外校教师适当收取成本费,如果有本校教师推荐可免费赠送若干试用。

  第二种“冷知识癖患者”,对自己的专业具有宗教般的热爱。言必称专业,好卖弄专业名词,喜彰显专业优势。买东西只买对的,不要贵的,追求“消费者剩余”最大化。窗户坏了,关不上,没有经费修理,就吊个水瓶,经物理计算,矿泉水瓶里水的多少和起吊的位置决定了窗户开合的程度。

  第三种“碎念念型患者”。就怕学生听不明白,所以要反复讲,掰开揉碎地讲。学生问一个问题,一句话,这类“患者”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从这个问题的起源、发展变化到未来趋势逐一分析,学生如痴如醉,“患者”洋洋洒洒,导致拖堂。教务处想处理,但苦于没有相关条款,只好作罢。某一教务老师灵光闪现,将两位“碎念念型患者”课程安排在一起,排在后面的教师叫苦不迭,可又无话可说,这一局教务处胜,此类教师无需服药,可自行康复。

  读到这里,如果还没有发笑的一律属于“无可救药型”,可主动给校长信箱写信求助,校长在百忙之中必亲自回复。

  (教师工作太辛苦,本文纯属逗各位一乐,如有造次还望海涵,就原谅我的淘气吧!)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