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打呼噜的诗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6年11月25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2-15 16:48

  □谷羽

  睡觉打鼾,又称打呼噜,是生活中常见现象。诗人当然也有打呼噜的,还有写打呼噜的诗,而且颇为生动。

  日常的呼噜声进入诗的境界,成为抒情叙事的艺术手段。上溯到宋朝,大诗人苏轼写过一首词《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家童的无忧无虑,安适自得,鼾声如雷,反衬出诗人“此身非我有”的失落与无奈。苏轼家童的呼噜声,从宋朝响到现在。

  近代诗人陈三立,是陈寅恪的父亲,他也有写鼾声的诗句,比如,“鼾声茅舍底,顾影复淹留”,“鼾声邻榻添雷吼,曙色孤篷漏日妍”。一写家居,一写乘船出行,皆以鼾声反衬诗人的孤独与惆怅。

  当代写鼾声的诗,有一首流传甚广,是邓颖超悼念周总理的作品,全诗八句,其中有这样四行:“伟人静卧花丛中,耳边犹闻鼾声浓。不是总理长辞世,实是劳累睡梦中。”只有最亲密的人生伴侣,才能写出如此情深意长的诗句。

  王浩之,笔名星汉,是新疆师范大学教授,推崇苏轼和辛弃疾,诗笔雄浑,风格豪放。他有首《打鼾自嘲》,写得有声有色:“豪气藏胸力万钧,南柯梦里显精神。平生功业君休笑,也是惊天动地人。”自我调侃,诙谐中彰显出自信。

  上述写鼾声,写打呼噜的都是古体诗。白话体自由诗写鼾声,写打呼噜的也不少。其中我最喜欢的一首,出自天津诗人唐绍忠的手笔,题为《续史记·夜书》:“同一个房间/强者躺下便打鼾/弱者躺下便听鼾/强者呼天抢地酣畅淋漓/弱者辗转反侧反侧辗转//强者一枕黑甜/弱者耿耿难眠/夜的丢失夜的霸占/人生伊始亘古未变/强者享受现实/弱者享受明天”

  诗人把打呼噜这种司空见惯的现象提高到哲理高度,提升了诗作的内涵与容量,又通过标题与《史记》挂钩,从而大大扩展了作品的历史深度,引发读者的思考和联想,化平凡为神奇,堪称难得一见的佳作。

  许多人都打呼噜,诗人也概莫能外,但是能将打呼噜入诗的人却不多,而能把打呼噜的诗写得有声有色的,则更屈指可数了。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