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南开园,自行车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6年10月21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2-15 10:33

  □方向华

  转眼间,离开天津,离开南开已经快4年了,每每想起南开,总想说些什么,自行车,对!说说南开的自行车。

  当我第一次踏进天津的土地时,被那里壮观的自行车景象惊呆了,即使在遥远的西北,我的家乡,也很少见到马路上、大街上有那么多的自行车,更何况是在繁华的都市,直辖市,真没有想到。当红灯亮时,一辆辆自行车,鳞次栉比,前后相继刹车停等。当绿灯亮时,又如潮水一般向前涌去,蔚为壮观。仔细一想,可能是飞鸽自行车产于天津的缘故吧!长期以来可能形成了自行车文化,正如很多相声大师、相声演员出自天津,天津的出租车司机都喜欢听相声一样。

  如果说在天津的马路上、大街上,见到那么多的自行车,是一个惊喜的话,那么在南开校园里,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又出现大量的自行车,给我的则是更大的惊喜。

  当时觉得,南开就是南开,那么的牛气,交警都在校园里执勤,指挥交通。后来才知道,那些“交警”都是学校雇佣的保安。

  南开两万多学子,几乎每人都有一辆自行车,墙角边停靠了长长一排废旧自行车,这些是被毕业生遗弃了的。有关部门就用长长的铁链子串成一串,锁起来,等下一届新生来了,送给新同学或者作其他处理。与自行车相关的“产业”也很发达。修自行车的老大爷、大叔,便是香饽饽。外面社会上黑色产业链也是暗流涌动。偷自行车,刷刷黑漆,转手再卖给市民或学生们。没过多久,又被他们偷走,刷了漆再卖,周而复始。阔气一点的同学买个电动车,不好意思,照样偷!同学随奎一千多买了一辆二手的(也不知道转几手了,至少是二手的)旧电动车,停放在主楼下,等一个学生党员会议开完出来的时候,电动车已经被人偷走了,欲哭无泪,只能作罢。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也有两件趣事。

  一次,我把自行车放到校园里一个超市的门口,按顺序,我停放到了最边上,等我出来的时候,推上最边上的没有上锁的(我一般不上锁,嫌麻烦)“我”的自行车就要离开,一边看着马路对面走过的穿着迷彩军装的国防生,一边正要骑自行车,却被一个刚从超市出来的女生拉住了自行车,“你骑我的自行车干嘛?”她情绪有些激动地问道,我这才愣过神来,一看好像推错自行车了,因为我进超市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又停了自行车,而且这辆车也没有上锁,颜色也是黑色的,我当时只顾好奇地看对面的国防生了,习惯性地推上了“我”的自行车就走,却不曾想被“逮个正着”,哎!赶快道歉,说推错了,然后找我的车子推上,却不曾想,这个姑娘正义感极强,不依不饶地又问我:这是不是你的自行车?!你是不是偷车子的?看她认真起来,还想要报警什么的,看她那么“执著”,我没工夫闲扯,骑上我的自行车,一溜烟跑了。

  另一件趣事就是,我经常得意于我虽不曾上锁,但从没有丢过自行车,没想到,早上趾高气扬,豪言壮语,在同学面前炫耀一番,下午我的自行车就被偷了。唉!话不能乱说。

  记得研一的时候,我们在校外的儒西公寓住,由于离学校有一两公里的路程,自行车更是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骑车带女同学便成了男同学最幸福的一件事,当然了,没有自行车的人很少,这种待遇不是每个男生都有的,除非是女生的车子坏了什么的。捎带女同学的男生,喜欢磨磨唧唧,磨磨蹭蹭,硬是把两公里的路程走成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程。路上开心地聊天,原来以为这样的一对儿会成呢,几年后才知道,都已是心有归属,只是互相陪伴度过了几年的美好时光罢了,因为读研究生的,没有几个没有对象的了。

  食堂前,宿舍口,图书馆处,新开湖畔……到处都能见到自行车,崭新的,锈迹斑斑的,小巧的,重型的,粉红的,漆黑的,应有尽有。

  南开园,自行车,南开园里的自行车,一个让我永远不能忘怀的记忆!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