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阅读的力量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6年5月13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2-12 16:36

  何雅丽

  我从不怀疑,阅读是有力量的。

  第一次感受到阅读的力量,是小时候在外公家。外公住在湖南省西部的苗族村寨里,那里四面环山,民风淳朴。外公家的房子就砌在山腰上,屋前屋后都是竹林,郁郁葱葱。那时的村寨,水电不通。每到晚上,家家户户便在堂屋的火坑里支起柴火,烧水煮饭,照明取暖,不分寒暑。而大人,则围坐一圈,唠唠家常,这是这里晚上唯一的娱乐。记得那年,我随父母到外公家过冬。晚上看着噼啪作响的柴火,实在对大人的聊天不感兴趣。我对外公说,嘎公嘎公,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嘞?于是,我把出行前在家读完的童话书,靠着回忆一一复述。后来吸引了村寨的其他人,大家点着油灯踏着山)来到外公家,只见一水儿的大人围着一个小姑娘,每讲完一个,大人们就起哄,再来一个哟,小姑娘沉吟片刻,又娓娓道来。或许年幼如我,已经懵懂感知阅读的力量,于是拼尽全力,绞尽脑汁,想把之前阅读的童话书籍,全部回忆出来,带给这个闭塞的村寨,带给这群粗朴的山民。那夜的外公,笑声格外清朗,眼睛里似乎落进了星火,不然怎么会那么亮呢?

  上了中学以后,繁重的功课,升学的压力,让阅读成为大人眼中的不务正业。我偷偷将目光转向父亲的藏书。父亲喜欢读书,卧室有个八层高大书柜,红釉色,密密麻麻摆满了书籍。想看而不得,那种感觉如百爪挠心,愈发激起了我阅读的欲望。每逢父母不在,我便偷偷钻进父母卧室,把门反锁,急不可耐抽出一本本书籍,贪婪地阅读。同时耳朵保持十分之警觉,每当屋外传来脚步声钥匙声,我便放书抽身离开,再而端坐桌前佯装做功课,一气呵成。如此敏捷,以至偷看藏书的事情从未被发现。也正因如此,在我枯燥的中学生涯,阅读从未缺位,我才有机会聆听文学大师穿越时空的灵魂之音。在他们的述说中,我尽情领略宇宙的无穷、历史的浩瀚、世界的奇妙和人性的变幻。我穿越古今,纵横四海,在一段段或荡气回肠、或曲折离奇、或优美哀怨、或意味深长的故事里,看尽世间沧桑和人生百态,学会辨别真善美和假恶丑。我似乎找到通往世界的窗户,我似乎找到启蒙心智的钥匙,我似乎找到树立信仰的方向,我似乎找到完善人格的食粮。

  18岁,我离开故乡,来到天津上大学。这所跟周总理有关的校园,承载了我最美的青春最好的年华。校园深处的图书馆古朴肃穆,风霜不改,每次置身其中,细细感受,似乎能触摸到历史的脉搏。那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一本本溢香的图书,散发着光芒,好像盛宴一般吸引着我。每次信手抽本书来,就能从喧闹的清晨,读到静谧的午后,再到披星戴月,心满意足地踏上归程。此时的阅读,不再满足于文学,而是历史、地理、教育、心理、宗教、哲学、经济、社会、科学、自然等都有涉猎。这段时期是我人生中读书最多,收获最深的时期,所阅书籍只怕有成百至千本。有的读得粗浅,有的精读至深。书读得越多,越是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和能力的局限。书籍,博大精深,包罗万象,一个人穷其一生,恐怕也无法读懂读全天下之书。但是人类对于知识的渴求和探索从未停止,就如同书籍的不断更新一样。我想,这就是阅读的另一种力量,使人自省自知,从而自立自强。

  如今,年纪渐长,工作之余,很多消遣已经割舍,惟有阅读坚持了下来。很多人问为什么可以坚持这么久,其实,当你把阅读当作一件兴趣一件爱好,当作一种习惯一种方式,阅读便自然而然和生活融为一体。每次回到家中,轻卷衣袖,捧起书本,顿觉神清气爽,疲惫消退。阅读之初,你的思绪可能还会被琐事所扰,但随着阅读的深入,你渐入佳境,沉浸其中,书中的人物开始鲜活,声音开始复苏,传奇开始上演。这时期的阅读,不再局限于求知、问学,而是更加注重修身、养性、处世、为人。阅读的力量也寓于其中:在阅读中明白立身之本,知晓做人之道。在阅读中远离尘世喧嚣,寻求内心平静。在阅读中抚平昔日创伤,追求全新希望。在阅读中把握人生价值,追求生命真谛。

  逝水东流,时光流转。在我的光阴故事里,阅读这位老友一直默默相随,以它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用它特有的力量,影响我,感染我,伴我成长,催我奋进。

  阅读是有力量的。通过它,你同历史促膝而坐,你同大师侃侃而谈,你同命运不断抗争。无论你处于何时何地,何种境况,阅读都会让你如沐春风,如饮甘泉,汲取向上和向善的力量。你感受到了吗?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