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天津日报:陈省身传(76)
来源: 天津日报2021年10月3日4版发稿时间:2021-10-07 20:22

  精神上的超脱

  陈省身自嘲地说:“一个人到了黄山只看了一场电影回来,也算是一个记录。”攀登科学高峰是一件愉快的事,他努力去做;而登黄山观景需要劳累腿力,成了不愉快的事,于是,就免了。

  饮食是长寿的另一因素。陈省身对吃颇有讲究,但也是出于喜欢,没有多少禁忌(除了少吃一点甜食)。从年轻时吃遍汉堡的200家餐馆,到晚年对天津的饭馆如数家珍,都是因为喜欢吃。1999年,有朋友为陈省身祝寿,大家都说他身体好。一边的陈夫人解释说:“就是吃得下。”用“吃得下”来形容他的健康,大概是很合适的。

  精神上的超脱,是陈省身长寿的主要因素。他抱定一个宗旨,凡有利于数学的事,总要去做。与数学无关的事,“请勿打扰”,懒得去管。因为他只有数学做得好。人生实行“三不主义”:不去争荣誉,不和别人比名利,不担任影响数学研究的行政职务。人生总有不如意的事情,不去想它就是了。

  许多记者也喜欢问陈省身:“在美国50年了,你会当自己是美国人吗?”他回答说:“这问题不容易回答,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问题,最好别想它。”

  陈省身的这番处世哲学,显得大智若愚,大巧如拙。加上与世无争,沉默是金,大概是陈省身长寿的真谛吧。

  陈省身晚年的学术活动依然丰富多彩。2003年11月19日,本书作者在宁园看到德国数学大家希策布鲁赫的一封长达7页的手写来信。原来,纪念 Hodge诞辰100周年的学术会议不久后将在苏格兰的爱丁堡举行,希策布鲁赫在会上作了“ Hodge number, Chern Number, Catalan number”的报告。消息传来,陈省身和正在宁园访问的M.阿蒂亚都不明白什么是Catalan number?于是写了一封信给希策布鲁赫,问:“ What is Catalan number?”于是就有了7页纸的长信。

  2003年10月,陈省身到温州出席几何会议,然后又去了香港。朱经武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校长,陈璞也在香港。所以这次香港之行,既是学术交流,也是探亲。在香港科技大学,陈省身捐了一笔钱,也募捐了一些,设置了一个陈省身讲座。除了数学研究之外,陈省身还为本科生上微积分课。2001年10月11日,陈省身的“微积分讲座”开讲,面向天津市的高校教师和学生。消息传开,听众踊跃。南开大学和相邻的天津大学占去130个名额,其他高校总共有70张听讲券。二百多人的礼堂座无虚席。这个讲座从微积分的诞生讲起,一直到今天的微分几何,深入浅出。

  (连载完)

  南开大学出版社

编辑:吴军辉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李正名院士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南开大学党委常委会(扩大)...
校领导为我校年轻干部能力提...
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
缅怀李正名院士座谈会召开
我校召开党建与思政工作推动会
全国教材建设奖颁发:南开五...
南开大学与联合国工业发展组...
甘肃省平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南开大学实验室安全宣传月启动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