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天津日报:三代人,两封革命家书
来源: 2021年01月12日 天津日报 第9版发稿时间:2021-01-14 08:35

  文 杨仲达

  《曙光》是天津档案馆与中共天津市委党校(中共天津市委党史研究室)联合天津广播电视台为建党百年献礼合作拍摄的大型党史人物纪录片,自2016年建党95周年起至2021年,历时六载,拍摄五季,将于今年党的百年华诞之际全部完成。主创人员在拍摄过程挖掘出许多革命先辈的感人故事,片中唯一的中共一大代表陈潭秋,曾作为中央巡视员到津指导工作,他的后人在天津扎根,他的故事在天津流传,他的精神在天津绵延。陈潭秋和天津的故事,要从他的一封家书说起。

  第一封家书

  萍踪浪迹、行止不定的人

  1933年 2月,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被迫由上海向中央苏区转移,时任中共江苏省委秘书长的陈潭秋在临行之前,给在湖北黄冈老家的三哥、六哥写了一封家信。举凡共产党人的家书,催人泪下者也多,而这封信既不撕心裂肺,也无豪言壮语,只以绵绵絮话谈论家常,主要的内容是孩子的托付。在平淡的腔调里,其实蕴含着巨大的力量,时值早春之季,面临工作变动,奈何骨肉分离、夫妻忍别,令人凄寒不已!

  三哥、六哥:

  流落了七八年的我,今天还能和你们通信,总算是万幸了。诸兄的情况我间接知道一点,可知道有什么用呢!老母去世的消息我也早已听得,也不怎样哀伤,反可怜老人去世迟了几年,如果早几年免受许多苦难呵!

  我始终是萍踪浪迹、行止不定的人,几年来为生活南北奔驰,今天不知明天在哪里。这样的生活,小孩子终成大累,所以决心将两个孩子送托外家抚养去了。两孩都活泼可爱,直妹本不舍离开他们,但又没有办法。现在又快要生产了。这次生产以后,我们也决定不养,准备送托人,不知六嫂添过孩子没有?如没有的话,是不是能接回去养?均望告知徐家三妹(经过龚表弟媳可以找到)。

  再者我们希望诸兄及侄辈如有机会到武汉的话,可以不时去看望两个可怜的孩子,虽然外家对他们疼爱无以复加,可是童年就远离父母终究是不幸啊!外家人口也重,经济也不充裕,又以两孩相累,我们殊感不安,所以希望两兄能不时地帮助一点布匹给两孩做单夹衣服。我们这种无情的请求望两兄能允许。

  家中情形请写信告我。八娘子及孩子们生活情况怎样?诸兄嫂侄辈情形如何?明格听说已搬回乡了,生活当然也很困苦的,但现在生活困苦,绝不是一人一家的问题,已经成为最大多数人类的问题(除极少数人以外)了。

  (我的状况可问徐家三妹)。

  弟澄上二月二十二日

  陈潭秋的三哥名为陈春林,六哥名为陈伟如。陈潭秋兄弟众多,共计八人,他排行第七,故而说是“诸兄”。在兄长之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五哥陈树三,此兄是同盟会会员,后以身殉职。陈树三曾为陈潭秋出联:“陈策楼上谁陈策”,陈潭秋对曰:“独尊山前我独尊”。陈策楼为一楼,独尊山是一山,都是家乡景物,可见陈氏弟兄才思敏捷,志存高远。他的二哥陈防武、三哥陈春林、八弟陈荫林和侄子陈华粮,也都为中国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陈氏可谓一门忠烈。在革命年代的悠长岁月里,陈策楼村每家每户都有烈士,其情可歌可悯。

  信中提到的两个孩子,所指是陈潭秋长子陈鹄和长女陈慈君,当时已经送到他们武汉的外婆家。陈潭秋深以“两孩相累”而不安,并歉意地请两位兄长为他们帮助布匹做单夹衣服。

  直妹所指的是徐全直,是陈潭秋夫人,也是革命烈士。

  信中所说到的“现在又快要生产了”,待产的孩子生于1933年4月2日,他就是陈潭秋的次子,现居天津、年已88岁高龄的陈志远教授。正是因为陈志远的出生,他的母亲徐全直才未能和陈潭秋一起南下瑞金中央苏区,而是独自滞留导致被捕,壮烈牺牲于南京雨花台。在被捕之前,徐全直把襁褓中的陈志远送到上海工作点一户潘姓湖北老乡家,又经其姨娘辗转接回武汉,再由其八婶带回老家黄冈,被六叔陈伟如收留,在陈策楼村长大成人。

  信的落款是“弟澄”,陈潭秋本名陈澄,字云先,潭秋是他的号,他的一生正如一潭秋水而澄清浊世,只是,他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养。信中陈潭秋自称是“萍踪浪迹、行止不定”的人,读来令人感喟。他因此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外家和兄弟。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养的共产党人,又是为了谁的孩子呢?正如他在信中又说的:“现在生活困苦,绝不是一人一家的问题,已经成为最大多数人类的问题了。”

  陈潭秋的一生确实是萍踪不定,他先后在中央和地方的南北数省工作,在写这封信之前五年,他曾到过天津。那是1928年,党中央派他以中央巡视员的身份到顺直省委巡视工作。据相关史料记载,当年6月底,陈潭秋从上海乘船,舟行三天始到津门,在租界一处旅馆住下,至于是哪个租界,哪家旅馆,目前已无从考证。7月初,陈潭秋与顺直省委取得联系。

  当时中国革命处于低潮,北方党组织和革命工作遭受严重挫折,北方党的工作一度处于停滞状态。在陈潭秋与先期到达顺直的中央巡视员刘少奇的主持下,顺直省委举行扩大会议,会议重新制定了党的政治任务及工作方针,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顺直党组织的错误倾向。陈潭秋于是年8月回到上海工作。

  在湖北黄冈长大的陈志远11岁时因脑炎留下后遗症,右侧手脚功能受损,但他身残志坚,在1953年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留校任教。他早已把天津视作第二故乡。

  第二封家书

  在陈潭秋墓前的祖孙对话

  《曙光》的每集拍摄,都会设定一位年轻人作为“寻访人”,去寻访革命前辈的足迹,或是有血缘关系的后代,或是崇仰先人的学生。陈潭秋的嫡曾孙陈明希和《曙光》摄制组一起走访拍摄,怀旧之路充满询问与探索。在新疆乌鲁木齐烈士陵园陈潭秋墓前,陈明希敬献鲜花,编导拿出一封爷爷陈志远写给他的家信。

  明希:

  你站在老爷爷的面前,想必思绪万千。此时此刻,我想同你谈谈学习老爷爷的革命精神,继承革命遗志事。老爷爷是中共一大代表,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

  老爷爷先是奋战在武汉,大革命失败后,他奔波于华中、华东、华北、东北广大地区,经常受命于危难之时,战斗在艰难险阻的环境之中。抗日战争时期,战斗在天山南北,为支援抗战,为推动新疆社会进步,为各族人民过上和平的生活不懈奋斗,最后牺牲在乌鲁木齐第二监狱中,年仅47岁。

  老爷爷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坚定理想信念从未动摇,并为此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当党中央决定派他去中央苏区工作时,毅然将两个孩送托外家抚养,将要出生的孩子(就是我)送托长兄抚养。这种为革命事业舍小家、顾大家无私奉献的精神,表现出老爷爷的崇高品德和高尚情操。

  老爷爷一直关注青年、关心青年、关爱青年,是青年的引路人。在武汉组建了“武汉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年读书会”等,在新疆撰文论述青年问题,提出先进青年十一条标准,描绘出德才兼备的先进青年的完美形象。这充分表明老爷爷对青年的殷切期待。

  明希,你我都是陈潭秋烈士的后代,应更好地继承革命遗志。希望你能以老爷爷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品德情操充实自己的精神世界,成为鞭策自己、激励自己的前进动力,励志助学,刻苦磨炼,成为德才兼备的接班人,为祖国、为人民、为中华民族振兴的宏伟事业奉献青春。

  爷爷陈志远嘱托

  2017.5

  这封家信是陈志远对其父陈潭秋一生革命功绩的简述,也是对前文所述第一封家信的解读。那个即将待产的婴儿已是八旬老翁,却把自己从未谋面的父亲陈潭秋总结得全面精准。这封家信感人肺腑,是陈明希在《曙光》拍摄过程中受到的教育之一。

  《曙光》的这一集以《出路》命名。1928年10月,陈潭秋再度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到天津,主编油印刊物《出路》,为创刊号写了发刊词,为第二期写了卷首语。周恩来、刘少奇也在该刊上发表文章。《出路》共出版13期,至今部分保存在天津周邓纪念馆。因为刘少奇和陈潭秋的工作,顺直省委迅速扭转了被动局面。1928年12月,周恩来到津参加顺直省委扩大会议,会议改选了新的省委常委,陈潭秋任宣传部长。此后他在天津工作半年有余,撰写了9篇工作报告,次年7月中旬接中央指示回上海。

  他在天津的这段生活,后来成为陈志远的研究方向和永久追忆,他的书房就是陈潭秋的资料库。三代人,两封家书,一个故事,穿越了百年。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我校召开新聘期岗位聘任工作...
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高峰...
南开两教授获2019年度高校计...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
我校现代物流研究中心主编《C...
我校现代旅游业发展省部共建...
南开上海校友会举行2020年年会
中国青年报:南开女生带千年...
中新网:报告:改善型品质消...
南开大学思想政治理论课青年...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