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今晚报:沧桑巨变(陈德弟)
来源: 2020年09月09日 今晚报 第12版发稿时间:2020-09-12 10:38

    

陈德弟
  

        我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1984年5月20日我大学毕业不久结婚成家,未按世俗举办婚礼,而是赴京旅行结婚。我找朋友借了一架“红梅牌”135型照相机,沿途拍照留念。那时,相机属于奢侈品,少有人买得起。我和妻子入住崇文区人大招待所地下室,那里价钱极便宜。我们把有限的钱用来游览气势恢宏的天安门广场和美丽的颐和园,参观古老的紫禁城和天坛公园等地;我拍得许多珍贵的镜头,留下了很有意义的黑白照,保存至今。

        因为喜爱摄影,故婚后一年,我买了一架青岛牌“傻瓜”相机,到20世纪90年代又购一“卡片”数码相机,比“傻瓜”相机先进许多,此时相机已成百姓寻常物品。进入21世纪,我又购一款更先进的单反相机,携之旅游,拍照祖国壮丽河山。如今相机已被功能强大的手机取代。小小相机的兴衰,足以反映出社会的飞速发展。

        我结婚时,住在河北区王串场工人新村。那是1952年市政府统一建的平房,每排十间,每间十平方米,我们居其一,屋顶由木架苇把搭成,外铺油毡隔雨水,内吊一平顶。年深日久,房老潮湿,蟑螂满地爬,老鼠屋顶跑;院中砖路高于屋里,遇大雨则雨水往屋里灌,等雨停了再往外淘。屋里一张双人床,有限空间只能放几件生活必需家具,真是“一间屋子半间床,煤球炉子立中央,进水出水皆自运,公厕遥远排队忙”。这就是我婚后一段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当时改革开放仅有几年,国家在努力改善民众生活,大家正朝着富强的方向日夜兼程。

        彼时取暖还烧煤球,煤球及点火的劈柴都是凭本按月按户限量供应。购买时需自己到煤场装运,煤场提供人力平板车和煤筐。空筐放秤上,自己往里装,每筐100斤,我们每月限购300斤,装满之后,自己将这三筐煤球抬上平板车,车有半米高——幸亏我还有把子力气,不然是抬不上的,然后将劈柴一起拉回家。到家后,要将煤球、煤灰分开,煤灰浇水和成泥状,然后摊在房根处,薄厚适中,再用工具切成煤球大小的方块儿,晾干后,就可以和煤球一起烧了;有时为了节省时间,在墙上贴煤饼子,晒干后用斧剁成小块使用。劈柴是废木材,大小粗细长短不一,需用斧头劈,剁成既能放入炉中又能点燃煤球的小料。冬日里,门窗玻璃上结满了冰花,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是把炉火点燃取暖,有时铁皮烟囱不畅,弄得满屋浓烟滚滚,熏得咳嗽流泪。三十多年过去了,生活巨变,如今家家用上了“双气”,既省事又干净,“90后”的孩子们只能从影视中见到以上描述了。

        还有饮水问题,那时在居民区里,上百户人家共用一处自来水,为了节约用水,开和关有时间限制。需用水时,自己拎着水桶去打,距离远一点儿的住户,常常在家备一口水缸储水,以免炊饭时集中用水排队。更为不便的是,屋里没有下水管道,打进来多少水,洗衣洁菜后,都要再倒出去,一日要倒数次——有了孩子后,用水更勤更多,外倒次数也就更多。如今,大家皆住单元房,屋里有上下水道,很是方便。

        那时如厕也很成问题,公厕皆为蹲坑旱厕,大多建在公路旁开阔地带,以便环卫车抽运粪便——如此可苦了离公厕远的住户,我们便是其中之一,需走十分钟才能到达,最为尴尬的是,有时内急匆忙赶到后,没有空位,还要等待,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如今单元房里都有厕所,便后用水一冲,既卫生又便利。真是沧桑之变啊!

        随着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1987年我们迁入独单,上述生活困难一下子全都解决了。又过了几年,再喜迁偏单,生活空间更大了,距离单位也近了,解决了我许多后顾之忧,使我能全力以赴传道授业、研读写作。2005年,我们又购置了一套三居室有电梯的楼房,实现了我企盼已久、拥有自己一间书房的心愿;坐拥书城,博览群书,潜心著述,感觉很是幸福。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南开在新时代天津市高校党建...
国家图书馆致函感谢南开学者...
南开师生携手共创全国文明校...
【爱国奋斗南开人】九十岁宁...
杨庆山会见浦发银行天津分行...
新民晚报:九十岁宁宗一:努...
学校召开食品安全工作会议
人民网:南开大学举办“十四...
纪念南开大学数学学科100周年...
天津住友商事有限公司客人来...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