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今晚报:很不公平的一件事
来源: 2020年7月21日 今晚报 第12版发稿时间:2020-07-30 07:44

叶嘉莹 口述 宋文彬 整理
  大家之所以不能够全面地认识柳永,与柳永在做官方面没有成绩有很大关系。一般人认为柳永是很不幸运的,因为他不但做官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被士大夫所排挤,他们不认同他,他没有办法归属到他们那一个阶层。而且柳永大部分的作品都遗失了,只有他的歌词,因为在那些歌伎舞女之间传唱而保留了下来,这是柳永的一个悲哀。

  试想,如果欧阳修没有做那么高的官,如果欧阳修没有古文、诗集传下来(不是说他没有作,是他作了而没有流传下来),如果欧阳修只留下那些写相思、离别的小词(其实他也有些写得非常通俗、非常露骨的小词),我们怎么能知道欧阳修有另外的一面呢?柳永很不幸,他只流传下来很少的几首诗。如果他大部分的作品能够留下来,我们就可以看到柳永的另外一面。因为唐宋时代的人,他们有一个观念,认为诗才是表现志意的,词只是在歌筵酒席之间唱的歌词。比如说温庭筠,他的诗和他的词所表现的内容是完全不同的。柳永的诗只有几首流传下来,所以你看不到他的另外一面。对于柳永来说,这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

  中国古代的诗人,有些人的诗虽然写得很好,但是他们去做官的时候,并不关心百姓的疾苦。阮籍是很有名的诗人,谢灵运也是很有名的诗人,这两个人的诗写得很好,但在做官这一方面,我实在要说,这两个人对不起百姓,他们是以做官来发泄他们自己的感情。阮籍去做官的时候,整天喝酒,不管百姓的事情。他为什么叫“阮步兵”呢?是因为他听说步兵营的厨房里边有个人造酒造得很好喝,所以他就要求去做步兵校尉,他其实为的是喝酒。阮籍在东平做官的时候,他把办公室前后都打通了,为的是看风景。阮籍的诗写得很好,也未尝没有士人的理想和志意,可是当他失意以后去做官,则完全是任性纵情地发泄自己的感情。晋宋之间,有一种占田的风气,达官贵人可以把一片公共的土地占为己有。谢灵运回到他的老家会稽后,看到有一个很大的湖,他就说,把湖水给我抽干,我要把这块地占为田,当地的地方官没有答应,因此他和地方官产生了摩擦,就讽刺、辱骂地方官。谢灵运的曾祖父、祖父分别做过宰相、将军,所以他的家里很有钱,他带着门客好几百人上山游玩,竟然把山上的树木统统砍掉,伐木开径,太守还以为山上有了强盗。这样的人,尽管他们的诗写得很好,也流传了下来,艺术成就也很高,可是他们都对不起人民。

  柳永,你不要只看他浪漫的、鄙俗的那一面,他到地方上去做官,虽然只做一个卑微的小官,可他是关心人民的。他曾经在晓峰盐场海边晒盐的地方做过一个管盐的小官,写了《煮海歌》,表现了他对于盐民的关怀,这首诗很“侥幸”地被保存在地方志中,流传了下来。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社会实践:南开学子投身强国...
南开大学与天津文化和旅游局...
南开大学—理士国际安徽先进...
我校终身教授王伟光领衔《辩...
天津市委统战部领导来校调研...
经院学生赴国家博物馆开展实...
外国语学院学生党支部共建“...
中华读书报:“思想史研究是...
每日新报:一颗鉴初心 一颗伴...
金融学院“榜样零距离”优秀...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