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史记》的流传

来源: 今晚报2019年5月14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9-05-24 21:18

  陈德弟

  《史记》初名《太史公书》或《太史公记》,东汉始称《史记》。这么一部巨著,在西汉以简牍丝帛为文字载体、用汉隶撰文的写本时代,它是怎样流传下来的?

  当时,文字都写在简帛上,如想复制,只能手抄,时行汉隶,抄写更费劲;更何况当时图书是单篇流传——那时的一篇,就相当于现在的一册书。《史记》总共一百三十篇,就是一百三十册(捆)竹简书。这样的书,抄写不易,保藏不易,流通不便,能流传至今,确实神奇。

  在雕印书籍之前,包括《史记》等名著能流传下来,完全靠其所载内容珍贵和作者文笔高妙,吸引众多学人不断传抄。

  《史记》是司马迁用血泪著成的,他深知此书的价值,迫于当时形势,他将《史记》暗喻孔子《春秋》,十分自信可以传世。司马迁在《自序》中说,《史记》“整齐百家杂语,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司马贞《史记索隐》解释道:“言正本藏之书府,副本留京师也。”这里是说,《史记》正本庋藏于汉廷书府,副本留存京师。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又说,所著《史记》“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颜师古《汉书注》说:“其人,谓能行其书者。”所谓“能行其书者”,即传给真正能明白《史记》含义之人(《史记》书旨就是王朝更替、社会变迁其因有自,司马迁要用《史记》为帝立法,为民立则)。

  上面两处,皆有“藏之名山”,而后,一说“副在京师”,一说“传之其人”。关于“名山”,后人解释不同,或谓“书府”,或形容著作极具价值。大多数学人对此的解释是:司马迁写完《史记》后,知晓必被汉廷审查和收藏,他担心被篡改和日后散亡,就又抄写了一部,留藏家中。而且,当时朝廷藏书,非一般平头百姓或学人仕子所能看到。所以,《史记》的流传,主要靠家藏的那一部。

  司马迁受刑前已有孩子。司马迁卒后,其女将《史记》视为珍宝。后来,她嫁给杨敞。杨敞官至丞相。据《汉书·杨敞传》记载:杨敞有子名杨恽,“恽母,司马迁女也。恽始读外祖《太史公记》,颇为《春秋》”。同书《司马迁传》亦载:“迁既死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布焉。”就是说,司马迁女儿一直保藏着这套大书,司马迁外孙杨恽长大后,开始研读《史记》,并加以阐述,认为它很像孔子《春秋》。这时,已是宣帝时代,李陵事件已过去二三十年,于是他将《史记》传播于世。此后,《史记》化一为百千万,流传至今。

  我读经典

  管窥《史记》之三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