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介于理性与非理性之间(叶嘉莹)

来源: 2018年7月24日 今晚报 第12版     发稿时间: 2018-08-04 23:44

  叶嘉莹讲 宋文彬整理

  评价诗的好坏,我常常说,要看诗里面有没有感发的生命,有没有感发的作用。我常常举坏诗的例子,比如“鱼跃练川抛玉尺,莺穿丝柳织金梭”,这样的句子写得很漂亮,但是没有感发。

  李商隐的《安定城楼》第一句就写得非常好,“迢递高城百尺楼”。安定城楼在泾州,泾州是在现在的甘肃,这个地方距离长安是相当遥远的。李商隐本来应该是在首都参加考试,然后留在那里做官,可是现在他寄人篱下,而且在这样一个遥远的地方,“迢递”是遥远的意思。这种感发真的是很难说清的,“迢递”这两个字本身就有李商隐很多的感慨在里面——我怎么流落到这样的地方了?而我就在这“迢递高城”的安定城楼上,上到了百尺的高楼。杜甫曾写过这样一句诗:“花近高楼伤客心。”按照中国的传统,登高的时候,容易引起人的感慨,宋朝的柳永说“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这也是登高的感慨。所以,“迢递高城百尺楼”是带着感发的力量的。

  登高之后他就远望,看到的是什么?李商隐说,登高就看到了“绿杨枝外尽汀洲”。李商隐在“迢递高城百尺楼”上,看到外面的“绿杨枝”。王昌龄的《闺怨》诗说:“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这是说闺中有一个年轻的妻子,当春日的时候,她就“凝妆”,打扮得很整齐,就上了那美丽的楼。到楼上一望,忽然间看到那路边的杨柳绿了,于是她就兴起了一种相思怀念的感情。她后悔让她的丈夫那么老远地去谋求升官发财,不能跟她在一起。王昌龄写的是女子,而现在李商隐呢?在这么好的春天,该开的花开了,该绿的树绿了,万物各得其所,可是李商隐现在寄人篱下,什么工作都没有,满身带着羞耻。他说,“绿杨枝外尽汀洲”,就在那杨柳岸的远方,是一片水中的沙洲,这句诗一半是理性,另一半是很难用理性解释的。“绿杨枝”我们还可以分析一下,说是像“闺中少妇不知愁”,看见杨柳就引起了感慨,可李商隐说你看那“绿杨枝外”,完全都是一个沙洲接着一个沙洲。一方面可以说明他看得很遥远,一方面是说沙洲众多,还有一方面是说沙洲分布的形式迂回曲折,这种意思很难讲,就是说,你可以有这种感受,但是你很难把它说出来,所以这句诗是介于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的。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