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新京报:特朗普的美国经济逻辑到底是什么?

来源: 新京报2018年2月2日B2版     发稿时间: 2018-02-08 21:38
  特朗普推行的纠正美国经济失衡的“美国优先”政策,可能分为两个阶段。
 
  据媒体报道,美国东部时间1月30日晚上9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首次发表国情咨文。除了宣传经济政策的成果外,也强调了保护美国安全的重要性,同时称中国、俄罗斯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此后,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回应称,在贸易领域,中方更倾向于把美方视作“伙伴”,不要把经贸问题政治化。
 
  自特朗普执政以来,其坚持推特治国,轻视国际规则等事件,桩桩可载入美国历史。但就其良好教育背景、辉煌创业史和仕途逆袭登顶看,却能凭借理性的决策屡屡胜出。
 
  是特朗普变了吗?并非如此,他反而更加理性了。笔者以为,依据其最终意图,在特朗普带领下的美国经济政策,其实暗藏逻辑。
 
  两个阶段:从进口代替到出口促进
 
  事实上,特朗普推行的纠正美国经济失衡的“美国优先”政策,可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首个执政期内(类似于幼稚工业保护的过渡期)实行“进口替代战略”,再造美国制造业,扩大国内居民就业,重塑“美国制造”的未来出口潜力。
 
  为此,特朗普积极推出减税法案,试图放松金融业管制,“威胁”国际经济组织和贸易伙伴等,意图释放一个确切信号:将提高外国产品输美的贸易壁垒,吸引国际产业资本投资美国,实现直接投资替代贸易出口;同时,拟放松金融管制及限制货币政策趋紧,并保持美国金融市场高度开放,推动资本市场繁荣。资产价格攀升的企业投资拉动和居民财富效应,有助于抵消国内贸易保护导致产品价格上涨的消费者剩余损失。
 
  另一方面,美国长期处于大额贸易逆差境地,出口份额相对较小,“美国优先”经济政策招致贸易伙伴的贸易限制影响也较弱。但美国消费市场巨大且稳步回暖,主要贸易伙伴国将不得已选择直接投资替代贸易出口的对美经济战略。在此背景下,美国也许将长期奉行“弱势美元”政策或保持美元汇率稳定,为美国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争得时间和空间。
 
  第二个阶段是可能的后续任期内(如果特朗普能连任美国总统),假设第一阶段实现了预期战略成果,“美国优先”经济政策将可能有大跨度地转变,即采取出口促进的经济战略:打开国内保护的市场,再推进全球经济一体化,帮助美国产品打开国际市场。在此时期,美国经济政策手段可能有:隐性的出口补贴、降低贸易关税,避免美元高企及化解金融业累积的系统性风险等。
 
  特朗普的挑战依旧明显
 
  对于理性特朗普的经济重振计划,从全球经济看,可能出现如下情况:囿于美国处处掣肘,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将陷于尴尬被动局面;基于减税政策和贸易壁垒提高,将导致全球产业资本长期流入美国;得益于实体经济“返阳”且金融管制松绑,美国资本市场持续繁荣;由于外围对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隐忧,美元汇率逐渐走弱且长期处于低位。
 
  当然,特朗普的挑战也是明显的。第一,独立的美国货币政策一直坚守逆经济周期调控原则,可能的大幅度加息和美元汇率上行是否打乱此战略实施?再者,美国财政赤字逐年走高是否支持实现减税等产业政策的长期效果?第三,美国产业区位优势是否支撑制造业复兴?
 
  事实上,更可能的情况是资本和技术密集型高端制造业重现美国,而劳动密集型产业仍举步维艰,难以大规模改善蓝领工人的就业困境。最后,美国金融繁荣的主要受益者是富有阶层和大型金融机构,国内贫富差距将再被拉大。
 
  作为美国经济的主要合作方和对手盘,中国经济正处于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新时期,应“知己知彼”稳妥应对理性特朗普的经济战略。
 
  首先,坚持供给侧结构改革和“一带一路”战略,实现产业结构升级,提升“中国制造”的国际竞争力。第二,在防范经济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前提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三,应加强对美高端制造业的投资,保持市场份额且获取专有的技术资源。再者,应避免人民币汇率长期单边走强,可增强汇率浮动弹性,让其与经济周期波动相适应。最后,改善国际资本管制的有效性,尽快建设中国境内的国际离岸金融市场,并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王自锋(南开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系学者)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