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每日新报:张旺 漫威首签中国画家出自“南大”

来源: 每日新报 2017年11月11日 第9版     发稿时间: 2017-11-11 20:05

  不久前,中国邮政正式发行2017年《粤剧》特种邮票,这套邮票的设计者正是来自南开大学文学院艺术设计系的副教授张旺。事实上,早在2014年张旺便曾为中国邮政设计过《黄梅戏》和《诸葛亮》特种纪念邮票,那是中国首次发行的以数字国画形式创作的邮票,也成就了他“全国首套数字中国画邮票设计者”的名号。

  整个10月,从CICF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到《粤剧》特种邮票正式发行,张旺没少接受采访,从数字中国画的概念、原创系列作品,再到参与邮票设计乃至漫威合作等,都成了被关注的焦点。江南、唐家三少、马伯庸等奇幻文学作家力推,甚至外媒也对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津画家产生兴趣。对于张旺来说,不管是“东学西渐”的想法,还是和漫威合作时下大热的动漫题材,都不是一蹴而就或单纯商业运作的结果,“这也是我之前采访没涉及过的话题——不是某个形象火了我才去进行创作,而是我一直在创作自己喜欢了很久、再熟悉不过的角色,就像我对擎天柱的喜爱是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开始了,这种沉淀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设计邮票“轻车熟路” 数字画其实要求更高

  10月15日,中国邮政正式发行2017年《粤剧》特种邮票,南开大学文学院艺术设计系副教授张旺正是设计者。张旺很小的时候就有家里人特别热衷集邮,他笑言那时幻想自己哪天能画个邮票实在是件距离特远的事,谁想到有天竟能梦想成真。

  《粤剧》邮票是由邮票印制局邀请几个画家分头画,最后选中一位画家作品正式出版发行。“第一轮先是从现有较活跃的画家中挑选合适的绘画者,再从这些‘能画的人’的成稿中选,全国范围内找。”张旺早在2014年已有《黄梅戏》、《诸葛亮》两套数字中国画纪念邮票设计的经验在先,对于今年这次邮票绘画,他显得更轻车熟路。

  “所谓数字中国画,说白了,就是用电脑来画中国画——用电脑加上数位板、压感笔这样一套工具来画中国画。”

  对于张旺而言,数字中国画,不过就是换了一支笔来创作中国画,机器组合成一套创作工具,终究也还是笔,“像我们说今天去画店里买一支铅笔还是毛笔还是油画笔,就这点区别而已。”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种进行创作的“电子纸”,在修改上的自由度却大大高于传统的宣纸。“用句咱中国人都熟悉的话说‘胸有成竹才能落笔无悔’,但这种境界又几乎很难实现。”

  现如今数字工具产生,落笔之后再进行修改的可能性也就随之出现,“不非得所有都想好再落笔。”数字中国画,可以让作者在有了创作的一定构思之后就动手,随着创作的进行,作者本身在创作者和欣赏者之间来回变化,站在欣赏者的角度判断作品,创作的自由度更大,“这种状态下的创作心态也就比原先轻松很多了。”不过难度和要求同时也会更大,“不像传统工具画画,能原谅自己,现在看到问题就随时主动去修正。”

  张旺不认为数字绘画和传统绘画之间有冲突,更谈不上颠覆,“没必要把它们对立来看,并不是说有了数码中国画之后,传统国画就不能用了,我觉得艺术是很个人的事,有的人一辈子用传统工具,数字工具或许真的不适合他。” 

  牵手漫威光签约用了两个月 不为流行而画首先得喜欢

  去年,漫威亚洲区总裁找到张旺,跟他认真交谈了合作,各方面细节弄好,最后跟纽约总部直接签合同。“光签约就签了差不多两个多月,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当然创作是同步的。”

  有这样一个说法:张旺应该说是漫威首次正式签约并已有作品正式发表的中国本土画家。“长期约,当然不是卖身契啊。”至于未来是否也有可能在漫威的漫画作品中看到张旺执笔的内容,他坦言现在还为时尚早。

  不久前漫威已经正式发表了张旺为其创作的单幅封皮作品,“蜘蛛侠和钢铁侠,也是目前可以对外公布的一次合作作品。”张旺觉得,之所以中国画手能获得外方的主动关注,正是缘于目前中国已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他们希望有真正中国画家的介入,希望能创作一些带有比较正的中国元素的作品,吸引更多中国观众。”

  从火遍国内外网络的《传世佛魔》,到《东学西渐》系列画集,再到如今的漫威合作,张旺擅长用传统东方艺术形式诠释西方经典形象,“看多了,对自己有共鸣,和观众能产生共鸣,是一种不自觉的感觉,我有一个老师常跟我说,无所谓东无所谓西。”熟悉、喜欢哪个形象,它又没有出现过别的形象,就用自己的喜好来创作。“事实上这个创作是‘老套路’,不是我独创,在我之前也有日本的画家用幕府的武士来诠释现代超级英雄,包括游戏角色等。”但不是直接拿过来拼贴,而是通过自己的一些理解,消化了,再将其进行改变,“不是擎天柱单纯穿上一件中国衣服,中不中西不西,这个状态对于我来讲就不过瘾了。”

  无论是为漫威的设计,还是《东学西渐》里的作品,张旺直言都不是因为哪个形象火了才有他的创作,“这也是我在其他采访中没谈及过的一点——我觉得我做这些东西,是长时间的一种积累,而不是它流行了我才画。”对于自己创作的原型人物的理解和热爱,张旺早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形成,“就像擎天柱这个角色,在我们70后这一代人当中掀起过一阵风潮,后来动画片停播,很多人慢慢淡忘了,我印象里最深刻的还是小时候它的那个形象。”

  艺术创作往往是一种长时间的生命的关注,再反映到作品里面,最终成为一个成品。这便是所谓非商业作品的好处,不过这也不等于完全拒绝商业合作,“基本上愿意合作的,也都意识到我的那个点在哪。”现在也有一些动画公司找上门,希望能和张旺合作将他的漫画作品搬到银屏,只是一直还处在“来回拉锯”的状态中,“因为我的风格太费钱——上面细节太多,可细节一旦没有了也就不是我的风格了。当然说到底,没有好的态度再多钱也没用。”(新报记者 吴非)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