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每日新报:著名教育家、化学家、中科院院士、南大教授申泮文昨逝世

来源: 每日新报2017年7月5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7-05 09:48

一生不舍讲台 丹青难写精神

  著名教育家、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教授申泮文,因病于2017年7月4日0时42分在天津逝世,享年101岁。

  执教化学基础课时间最长的化学家

  申泮文,1916年生,广东省从化县人,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中国当代无机化学学科奠基人之一。曾任南开大学化学系无机化学教研室主任、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副所长、新能源材料化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等职。申泮文先生是著名的化学家、杰出的教育家、坚定的爱国者与南开精神的卓越弘扬者。他心系国家发展,关注化学教育,殷切挂念青年一代的成长,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化学人才。

  1936年,申泮文从南开中学以优异成绩考入南开大学化工系就读。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南大校园毁于日军野蛮轰炸,申泮文的求学生涯只得暂告中断。身受国破、校毁、辍学之痛的申泮文,深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毅然投笔从戎,南下参军。在接受紧急战斗训练后,奉命开赴上海淞江一线参加战斗。淞沪沦陷后,申泮文随“临时大学湘黔滇旅行团”步行赴滇,进入西南联合大学。他用两年时间完成了三年的学业,于1940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化学系。

  申泮文长期从事氢化学、金属氢化物化学和氢能源化学研究工作,在南开大学创建了新能源材料化学研究所和应用化学研究所。拥有多项国家专利,持有国家知识产权2项(镍氢电池和钕铁硼永磁合金制造新工艺)。镍氢电池知识产权已献给国家,在天津投产,有三条生产线,产量占世界产量的20%。钕铁硼永磁合金正在筹备产业化之中。

  1978年底,申泮文回到南开大学工作,他说:“我已垂垂老矣!那风华正茂、奋发有为的年代已经一去不返,只有趁着夕阳尚美好,老牛自奋蹄了……”

  申先生生前的学生、助手车云霞老师说,申先生十分重视高等化学教育与教学工作,长期坚持为本科生授课,是中国执教化学基础课时间最长的化学家。车云霞回忆道:“申先生在授课的时候从来都不迟到,从来都是站着给学生们上课,从来都是穿着很整齐的给学生上课并且一丝不苟。他的这些行为和精神到现在一直影响着我们。并且今年6月份在医院里见到他时,他还在嘱咐我要好好教学。”现在是南开大学化学系主任的邱晓航也是申先生的学生,她告诉记者:“申先生一直教育我们本科学生是我们的根,一定要认认真真地教学。”她印象最深的是,申先生经常在专业课以外的时间,给他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记得当年在上完课以后,申先生把一些抗日战争时期的老照片,在教学楼的大厅里展示给我们看,教育我们一定要为国家强大而努力。”

  因为教学成果突出,申先生曾连续三届(2001、2005、2009)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所讲授和重点改革的化学课程《化学概论》,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和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程,他个人被评为国家级教学名师。同时,他出版的书籍达70余卷、册,累计3000余万字,是中国著、译出版物最多的化学家之一。他统编或合编的《无机化学》和《基础无机化学》两部教材至今仍被广泛地用作教科书或教学参考书。

  记者从南开大学获悉,申泮文院士的灵堂设在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化学楼二楼中厅,遗体告别仪式将于7月8日上午10时在天津市第一殡仪馆(北仓)仙苑厅举行。

  记者回忆采访申老往事

  南渡北归 精神永存

  “每日新报:每天都向人民报道最新的信息,人民都感谢你们!”

  2007年10月9日,91岁的中科院院士申泮文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后,又欣然为本报题词,并郑重地署上自己的名字:申泮文。

  91岁高龄的老人,不仅能写下以上遒劲有力的题词,还能骑着自行车去上班。要是告诉你:老院士还能骑车驮人,稳稳当当沿着南开园穿行,上小桥,拐大弯,您恐怕不敢相信。是的,当年在南开大学化学学院申先生的办公室采访完,记者提出到先生家中探访时,满头白发的先生说出:“我驮着你去我家吧!”记者着实以为自己的耳朵听差了。当真坐上老人的自行车,才确信先生没有开玩笑。先生说骑了一辈子自行车,把骑自行车当作健身活动。

  随后,本报以《九旬院士申泮文骑车上下班的快乐生活》为题,报道了申先生骑车去给本科生上课,组建老中青教学创新团队,自称广东厨子为家人做拿手好菜:云南气锅鸡,开博客亲手写“博文”等工作生活二三事。跨进2017年,先生已是101岁高龄,本来颇为先生高寿欣喜。惊闻先生仙逝,真心为这样心地磊落光明、学术成就卓然、待人谦和宽厚的老人离去而悲伤!有道是:“丹青难写是精神”。

  继之,本报还报道了《94岁申泮文院士收到学生“奖励”》《70年教龄老院士申泮文建言改革大学新生课程》等有关先生的新闻。2014年7月28日为纪念南开被炸77周年,记者又采访了当时正在医院养病的先生。98岁高龄的先生,在病房中,说起77年前的往事,不断地重复:“我们的教育永远要突出爱国。”本报以《有形南开能毁无形精神难灭》为题,报道了申泮文院士讲述一辈子忘不掉的切肤之痛。先生给记者留下很深的印象是:早年求学于南开、亲身经历过日本侵略者轰炸南开校园、毕业于西南联大的他,有着坚定的报效祖国的信念,申先生不愧是“南开精神”的象征。

  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申先生自信地说:“解决能源问题和污染问题,我们化学家有办法。”记得先生对记者说过,他要继承西南联大的传统。他认为西南联大在教育史上最根本的意义,就在于给今天的教育开辟了很好的培养人才的模式。西南联大的老教授、名教授都坚持给本科生上课,为此,他要把西南联大好的办学传统和办学精神继承下来。只要自己的身体还可以,自己就要坚持这个好传统!先生这样难能可贵的落红化春泥之精神,永远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新报记者 李海燕 郭强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