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报:发掘《资本论》的当代价值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年6月12日1版     发稿时间: 2017-06-15 17:55

  2017年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6月3—4日,由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南京大学哲学系共同主办的“第四届当代资本主义研究暨纪念《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南京举行。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和厄瓜多尔的50余位学者与会,围绕当代资本主义的非物质劳动、数字化资本主义与剩余价值、《资本论》与当代政治经济学批判、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与中国道路等话题展开研讨。

   用马克思的方法

   分析当代资本主义

  从《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到《资本论》,马克思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规律。《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现实不断验证了这一点。同时,与150年前相比,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呈现出许多新趋势、新特征,需要用马克思的方法对其进行批判分析。

  “21世纪的资本主义的演变在各个领域都充分肯定了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里所提出的假设,如自动化、知识的经济功能的发展以及价值的相应变化。”法国蓬皮杜文化发展中心教授贝尔纳·斯蒂格勒说。

  “在这个时候,我们聚焦《资本论》,既为纪念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回顾过去一个半世纪以来世界发展的现实与《资本论》的分析论断的契合;也为推动《资本论》研究的深化,用马克思的方法面对资本主义的新情况。”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教授张一兵表示。

  多位与会学者也提到,在今天的中国开展《资本论》研究,重要目的是挖掘运用《资本论》的理论方法和思想资源,以马克思的方法论分析和思考当代资本主义的最新现实,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建设提供借鉴。

  “资本主义世界和资本主义体系在发生变化,但资本的本质没有变,因此,《资本论》的价值永远在。同时,我们要更多地看到新问题和新挑战。”在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郝立新看来,研究当代资本主义,不能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论断简单地拿来分析当今社会,不能停留在对资本主义表面特征的一般化描述,而应在更广阔的时空范围内,用马克思的方法把握当代资本主义的一般化形态和规律。

  “我们今天思考《资本论》的相关问题,要把思维在时间空间两个维度定位好。”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雄表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大历史进程、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实践为理论研究和创新提供了最好的样本,必须以中国声音讲出中国人理解的“当代资本论”。应在现代性背景下,思考马克思写《资本论》和今天人们讨论《资本论》的意义,实现两个时代的“现代性”的互动。

  重构

  当代政治经济学批判

  “‘政治经济学批判’是《资本论》的副标题。重构当代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根本,在于回到马克思那里,抓住其科学批判的实质,在经济全球化状况下重构科学的当代政治经济学批判。”南开大学哲学院教授王南湜提出,面对当代资本主义发展中出现的种种新现象,人们的自然反应是寻求新的理论解释。当前,大量以马克思的《资本论》为参照系的新理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是值得嘉许和尊敬的。但一些理论对《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主旨的理解可能是错误的,这使得这些新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并未能真正超越《资本论》,反而由于这种误读而遮蔽了真正具有更强穿透力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可能性。

  “时下对于马克思的辩证法以及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研究虽说成果不少,但却并未形成对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或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积极动力。”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吴晓明表示,对《资本论》和马克思辩证法的研究,需要从哲学层面深入把握马克思在辩证法方面的革命性变革。

  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教授唐正东认为,推进资本主义研究要有方法论自觉。当前,国外学者对《资本论》的解读主要有三种:哲学的、政治经济学的和政治的。“我们读到国外学者的某种观点时,会觉得角度新颖、解读精彩。但我们不仅要去理解、学习,也要有针对性地批评。同时尤为重要的是,必须要提出我们自己的解读——以我们今天的实践经验为基础的解读。”

  郝立新提到,当前国内学界进行资本主义研究时借助西方学者成果的现象较为普遍,而西方学者对中国相关研究成果的研读还较少。中国学者应当继续以开放的心态学习和借鉴西方学者的成果,同时也要推动西方学者关注中国问题和中国学者的研究。

  记者 王广禄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