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报:依据生态承载力重新划分区域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年4月12日4版     发稿时间: 2017-04-14 09:00

  钟茂初 孙坤鑫

  生态承载力是指单位土地面积可承载的人口经济规模,是一个区域环境质量好坏的重要基础,表征着区域生态系统功能的自我维持和调节能力。区域生态承载力越强,可承载的经济活动和人口就越多;反之,生态承载力较低,且承载的经济规模和人口较多,则其环境质量必然较低;再者,如果几个区域的人口密度、经济密度相差无几,但它们的环境质量相差甚大,那必定是由于它们的生态承载力不同。从逻辑关系来看,某区域的“环境质量”水平,主要由其“生态承载力”、“生态负载”(人口经济规模)所决定。

  区域生态承载力呈现梯度递减特征

  1935年,地理学家胡焕庸发表的《论中国人口之分布》,揭示了中国人口分布规律。他提出,自黑龙江瑷珲,向西南作一直线,至云南腾冲,即瑷珲—腾冲线(后被学术界称为“胡焕庸线”),分全国为东南、西北两部,东南部人口约占全国总人口96%,西北部人口仅占全国总人口4%。此后80多年来,多次调查结果表明,这一人口比例长期保持稳定。

  将“胡焕庸线”归结为生态承载力在中国空间地理上所呈现的差异,符合多数学者的认知,即“胡焕庸线”具有表征中国区域生态承载力的理论价值。把“胡焕庸线”与区域生态承载力、生态环境质量综合起来考虑,以近年来各地空气质量来观察,在“胡焕庸线”东南区域,凡是污染严重的城市,大多数处于离“胡焕庸线”垂直距离较近的区域,如邢台、唐山、邯郸、济南、衡水、郑州、保定、廊坊、石家庄、太原、成都、西安、北京、天津等;相反,空气质量较好的城市,大多数处于离“胡焕庸线”垂直距离较远的区域,如海口、舟山、福州、厦门、丽水、珠海、台州、惠州、深圳等。而在“胡焕庸线”西北区域,距离该线愈远环境质量则愈恶劣。基于上述观察,引申出“胡焕庸线”推论:沿着“胡焕庸线”的垂直方向,中国全域的生态承载力存在自东南方向朝西北方向的梯度递减性。

  从理论上讲,可以使用各区域至“胡焕庸线”的垂直距离,表征相应区域的生态承载力。以“胡焕庸线”为横轴,以垂直于该线的东南方向为正、西北方向为负,可计算出各区域至“胡焕庸线”的垂直距离。如果能证实这一距离确与各区域的环境质量成正比,那么,“胡焕庸线”推论即可得到验证。通过采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公布的全国347个地级行政区的空气污染指数(API)数据,建立空气污染指数、各行政区与“胡焕庸线”的垂直距离及其人口密度、经济密度的实证模型,结果显示,上述推论成立。采用各行政区水质数据,也验证了这一推论,即各地级行政区的环境质量监测数据和该地相对“胡焕庸线”的垂直距离,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

  “胡焕庸线”推论得以证实,不仅在理论方面使其表征和比较区域生态承载力成为可能,而且对于在中国区域发展实践中,如何兼顾各地生态承载力差异具有重要的政策参考价值。

  从生态承载力视角重新划分东、中、西部

  根据“胡焕庸线”推论,以及“胡焕庸线”两侧人口比长期稳定为96%∶4%的经验,可计算并比较各区域的生态承载力。以接近中国人口重心、经济重心的武汉作为比较基准,设其生态承载力为100,则中国当前几个重要的经济区域,其生态承载力有着显著的差异,京津冀区域的生态承载力比值在50左右,东北地区在60左右,中原城市群区域在60左右,长三角区域在200以上,珠三角区域在300左右。各区域间的生态承载力相差明显,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这与环保部公布的关于2016年三大重点区域平均达标天数状况完全相符(各区域的2016年全年达标天数占比分别为:京津冀56.8%、长三角76.1%、珠三角89.5%),也印证了区域环境质量与其生态承载力的对应关系。

  现行东—中—西部区域划分,仅是从经济发展程度来做的分类,如果用于讨论生态—经济的协调问题,则存在明显缺陷。从生态承载力角度来看,中国全域可划分为三个存在明显差异的区域:生态承载力小于30的区域、生态承载力在30—90之间的区域,生态承载力大于90的区域。亦即,以“瑷珲—腾冲线”(胡焕庸线)、与“胡焕庸线”平行的“烟台—河池线”(以生态承载力为90,作一条与“胡焕庸线”平行的直线,以作为“生态中部”与“生态东部”的分界线。因烟台、河池在该线两端较近处,故命名“烟台—河池线”)为基准,按生态承载力大小,将中国全域划分为“生态东部”、“生态中部”、“生态西部”三区域。

  生态东部区域:烟台—河池线以东的地区,包括山东黄海沿岸、江苏大部、上海、安徽大部、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大部、湖北东部、广东、广西大部、海南。

  生态中部区域:“胡焕庸线”以东、烟台—河池线以西的地区,包括黑龙江大部、内蒙古东南部、吉林、辽宁、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陕西、河南、重庆、贵州、云南大部、山东大部、江苏徐州、安徽北部、湖北大部、湖南西部、广西西北部。

  生态西部区域:“胡焕庸线”以西的地区,包括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内蒙古大部、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四川西北部、云南西北部。

  按照生态承载力差异划分的东部、中部、西部,可更好地兼顾经济发展与生态承载力的匹配关系。因此,落实区域发展战略,应充分重视各区域的生态承载力。第一,根据分析计算结果可知,目前在生态承载力范围内且能保证良好环境质量,尚可增加一定经济、人口规模,有较大发展潜力的城市(群)是:福州、宁波(结合舟山)、杭州(结合绍兴及嘉兴)、厦门(结合海峡西岸区域)、珠海(结合澳门及中山)等。针对该区域的生态承载力及发展潜力,在国家层面可确立“东南沿海新发展战略”。第二,当前生态环境问题最严重的是“生态中部”区域,成因在于这些区域的生态承载力低而人口经济规模高。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又是“生态中部”的重点。针对这一区域特性,在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不仅要注重京津冀区域内部的协同,还应探索该区域与其他生态承载力较高区域之间的更大范围的协同。第三,2017年初,国家出台了《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在划定各区域生态红线过程中,应适当考虑各区域生态承载力的差异,对于生态承载力较低的生态西部、生态中部,其生态红线的划定范围宜适当扩大,以使相关区域的生态负载相对降低,才能更有效地实现“改善生态环境质量”的核心目标。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机制、评价方法与政策工具研究”(13&ZD15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