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先父张伯苓先生(45)

来源: 今晚报 2016年9月23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6-09-24 16:13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南开大学出版社

  四十五、忘不了南开学校

  先生自返回天津后,常约请一些老朋友或是老校友到家里来谈谈,偶然也出门去听听戏。但是时时刻刻,他仍是念念不忘他五十年来一手创办的南开学校。一九五〇年十月十七日,是南开中学创办四十六周年的纪念日,和自严王家馆起五十二周年的纪念日。在当时他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他为了不愿离开南开学校,曾经冒着生命的危险拒绝离开重庆,今日回到天津来,又怎能不想着南开学校呢?他迫切地希望看到它,永远地和它在一起。但是却有人讽刺他,叫他不要到学校去,说怕有人和他捣乱。后来天津校友会的会长阎子亨先生也来劝先生说道:“老师暂且不要去了吧!万一有个小人来和您捣乱呢?岂不是不好吗?”先生也想到君子明哲保身,也就答应不去了,但是他的心里是多么痛苦啊!我记得那一天早上在下着小雨,他独自一个人闷闷地坐在房里,默默无言地在出神,后来大学部有几位同仁来说说话,他的心结好像解开点。又过了几天是南开大学的建校纪念日,学校里来人接他去看了看,他的心情好似松开些,但是平时总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郁郁不乐。

  在年底,忽然得了一场肺炎,经过紧急治疗,因为原来的体质强,所以很快地就痊愈了,不多日子又得了一回感冒,也好了,但是经过这两次的病,他的身体健康已受了不小的损害。

  过了新历年和旧历年,在北京的长子和次子全家都来看他,他自觉身体也复原了,头几天还叫人给买好戏票,他要去听河北梆子。

  在一九五一年二月十四日下午,有位朋友来看他,谈得很高兴,约莫六点钟时候,客人临走,他还送出门外。回到房里来吃晚饭,饭后自己坐在卧房的椅子上,忽然一阵口角歪斜,左臂麻木,我们急把他扶到床上睡下,那时神志还清楚,但是嘴已不能说话了。急忙请来医生救治,说是脑栓塞,恐怕希望已不大了。因为喉咙麻痹,不能进食,精神日渐衰弱,虽行鼻饲法,也于不能支持多久……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