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先父张伯苓先生(43)

来源: 今晚报 2016年9月21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6-09-22 07:56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南开大学出版社  

  四十三、“我是一个笨人,但是我有一颗恒心”

  先生平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平易近人,他从来不说一句叫人听不懂的话,不论什么大事大问题,他都把它说得极为通俗。他不向人自炫高深,而是想尽办法叫听话的人一听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他不论在生活方面,在做事方面,还是在谈话方面,处处都是力求通俗化。他知道不是这样就不容易接近群众,对群众起到教育陶融的作用。他知道教育的对象是群众,若是脱离开群众,他就没有教育的对象了。在平时任何一个人都可进门来和他谈谈,他都是热情地接待,不会使人感到有陌生的感觉。由于他的平易近人,人们也都乐于接近他,而他的教育思想也就经常在人们的身上起着影响。

  先生平时常教育我们说:“我是一个笨人,没有什么特长,但是我有一颗恒心,一生专心从事于南开教育事业不变,所以今天才能有这些成就。在今日的中国社会里,人们在不断地升升沉沉、上上下下,从民国以来,声誉和事业能天天随着时代不停地长的,唯有我和梅兰芳先生。”

  先生承久庵公家风,虽然不会弹奏乐器,但是却雅好戏曲音乐,他平生最喜欢的是京剧武生杨小楼和京韵大鼓演员刘宝全,他喜欢杨小楼的武戏文唱,他喜欢刘宝全的黄钟大吕。抗战前,每到北京,必定要听听杨小楼的戏和刘宝全的大鼓,他对梅兰芳、余叔岩、郝寿臣的艺术,也同样都很欣赏。

  梅剧团在去美国演出时是由仲述先生替他们重新编排布置和说明的,对于中国京剧的台规,颇有许多改革的地方。西洋人看过梅剧团的演出,都表示惊奇,他们说梅先生是“雄美人”,“但不能爱他”。因为西洋人的风俗,对于一个美丽的女人,必要说我爱她才能表示对她的赞美。因为梅兰芳的扮相虽然很美,但他是个男人,所以他们不能爱他,这也是各国风俗不同之故。后来梅剧团归国到天津来演出时,梅先生还特地来看望先生,因此和先生常相往来。

  在北京时,杨、梅、余、郝常常合演,先生每到北京,必定要去看看这个合作的演出。郝寿臣先生也因仰慕先生之名常常来往。先生每去北京都是住在前门外施家胡同北京旅馆里,自己有一份铺盖存在那里,为的用着方便。先生每到北京,北京旅馆的人就给郝寿臣先生打电话告诉说先生来了,这是郝先生预先和北京旅馆约定的,一得信后必来看望先生。后来抗战时期,郝先生还把他的儿子托付给先生照顾,彼此已经成为至交了。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