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先父张伯苓先生(42)

来源: 今晚报 2016年9月21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6-09-21 17:24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南开大学出版社  

  四十二、解囊助人

  先生在南开中学初成立时,由董事会规定薪金,每月银币一百八十元,他把这些钱全部交给王夫人作为家用。后来南开大学成立,董事会要给他定薪,他说中学部我有薪金了,不需要再兼薪。后来严范孙先生强给他定了一百元,但是这个钱先生不往家里拿,只存在学校里。后来因为南大是私立的,经费有限,所定的薪金一般比北京的北大清华要低些,同仁们有些意见,为此先生自动地减薪,大学部的薪金减落到四十元,但是仍不往家里拿,存在学校里,专作为给毕业学生们作保的赔偿费。因为后来毕业的学生逐渐地多起来,难免有一些出问题的,先生大学部的这点薪金不够赔偿的,所以后来由校友会另捐了一笔钱,代为补偿这些亏空之用。

  在抗战前,天津的比商电车电灯公司,要邀请一些中国的社会人士担任董事,他们聘请了先生,有时送些车马费。先生常常把这些钱分送给随他工作多年的南开老职员们。他说:“他们做职员的工资低,对学校负的责任重,而又忠心,家庭负担重,我要这些钱没有用,送给他们吧!”王夫人也深明大义,从来没有对先生这些举动表示过不同意见。先生深通人情,他自己不爱钱,但是却懂得别人的生活里需要钱,故而常常解囊助人。

  先生平生不轻易谈人的短处,只是处处在鼓励人的长处,他常说:“世上无完人,要善于发挥他们的长处,弃绝他们的短处,要是处处吹毛求疵,世界上将无可用之人了。”这是他的教育家风度。学生们不论做了什么坏事,只要是肯回过头来改邪归正,他都在鼓励他们。学生们不论是毕业了多少年,年纪有多么大了,在做了坏事时,都是怕见校长,自己的良心在责备着自己。但是在做了好事时,却都想到校长面前来报一报功,在得到校长的鼓励时,又都是欢喜得不得了。先生尝说:“对于青年人,要和他们讲真正的道理,不可骗他们,他们将来长大后,都会明白的。”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