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先父张伯苓先生(40)

来源: 今晚报 2016年9月18日8版     发稿时间: 2016-09-19 18:18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南开大学出版社

  

  四十、返回天津

  在蒋介石飞离重庆之后,又派蒋经国到先生家来,还是劝先生走,最后说给先生留下一架飞机,几时想走就几时走。但是先生是几时也不想离开他那五十年来艰难缔造的南开学校。就当时的情景来看也可能是很危险的,但是先生不再顾虑那些了。他的一生,应付环境,委曲求全,一切是为了南开学校,为了他的教育救国目标,如果要是违背了他的这个目标,他就不再顾忌什么了。

  这一幕辞职和拒行,多亏了王夫人的大胆作风,她可以称得起是贤妻良母。记得抗战期间在重庆,有一次蒋氏设宴招待社会贤达和政府首要人物,都是夫妇一同参加,当时蒋氏和孔祥熙等高官显宦的夫人都到来了,真是珠光宝气。王夫人只是衣裳简素、态度大方地和先生来参与盛会。对于任何人都是一样地应答接待,大家都在惊奇王夫人的稳重。会后还家,先生对我们盛赞王夫人的稳重大方。王夫人道:“他们不也是人吗?咱们不也是人吗?有什么不如他们的?倒是寻常不论到哪里,无论遇见什么人,一提起你来,没有一个不挑起大拇指来说好的,他们又怎样呢?”她的对事见解,高人一筹。

  公元一九四九年十一月,重庆解放。先生仍是安居在沙坪坝寓所里。转年春天,有一天晚饭后,独自一人坐在门前闲眺,看着天上的行云和对面的南开校舍,想着自己的一生奋斗,忽然一阵口角歪斜,嘴里流出涎沫来,王夫人看到,急唤儿媳帮同搀扶到房里,躺了几天才渐渐地恢复过来,这是第一次患中风症。

  公元一九五〇年六月,周恩来总理派飞机接先生和王夫人一同自重庆飞北京,就借住在先生的好友傅宜生先生西城小酱坊胡同住宅。周总理并以旧日师生情谊,到傅宅来看望先生,畅谈国内国外形势,先生听过之后很为兴奋。是年秋天,返回天津,在大理道租了一所房子,和三子锡祚同住,这时先生已是七十五岁了。尝说道:“我现在已经老了,但是一生尽心力为国家民族复兴事业而奋斗,今日虽是退休了,但对于国家民族的大事,又岂能淡然置之耶?”所以他虽是退休,但对于国家的大事,仍然是时刻关心,天天要看几份报纸。其余的时间,就是常常请些老校友老同学们到家里来和他谈谈闲话。他在每个星期里,规定有一两天,要分别约请几位老校友到家里来吃饭,谈个半天话。有时也由人陪着出去看看戏。晚上饭后和儿子孙子们坐在一起听听无线电广播的戏曲节目,就是这么度过晚年。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