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先父张伯苓先生(37)

来源: 今晚报9月15日9版     发稿时间: 2016-09-16 17:56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南开大学出版社 整理

  三十七、蒋介石请伯苓公出任考试院院长

  有个新闻记者贸然问先生:“你也有意竞选副总统吗?”先生用幽默的口吻回答道:“国家行宪,实行民主,莫说副总统,就是大总统我也可以来参加竞选!不过现在我有南开的教育事业要做,还不想来参加竞选罢了。”就这么应付过去了。

  先生回到天津来,那时正是公元一九四八年,南京国民政府改组,考试院长一职,原来的院长戴季陶辞职了,派系之间,大家争得很厉害。蒋介石想抬出先生来,可以平息众议,一连三次电报邀请先生出任考试院长职,叫天津市长杜建时给促驾。杜建时天天晚上一到七点钟以后,必来到先生家里劝驾,但是先生都给予谢绝了。杜以前曾在南开中学读过书,也称得上是老学生,他深知先生的性格,知道不好劝,但又不能不来,于是这么僵持了好多日子。

  先生每天晚上一谈到这件事,王夫人总是劝他道:“你的年岁已经大了,不必再去了吧!”因为先生后来时常患头晕,我们给他请来了一位医生,也是南开的老校友景绍薪大夫给他检查,见到他的血管有老年性硬化现象,也劝他道:“校长可以休息了吧!南京不必去了。”先生也都深切地同意我们的意见,所以一再地托杜建时给辞谢。

  后来第四次蒋介石又派考试院铨叙部的司长马国琳拿着他的亲笔信来面见先生,催促他赴南京就职。信上的大意,主要是说在行宪后,把教育部划归考试院,请先生要为全国的教育事业设想,再多尽一份力量,正是“君子可欺以其方”,在这中间还有一段内情需要加以叙明。

  原来南开大学自从抗战后,合并至西南联大,改为国立,经费按月由教育部拨给,这在前面已经说过了。后来抗战胜利,南开大学复校,回到天津八里台,那时还是国立。因为经过了八年的抗战,真是民穷财尽,要想再改为私立,从社会上捐款,这是很困难的,恐怕是做不到了,因为大学不比中学,它用的钱太多。先生也很明白,改为国立之后,一切经费等等,都有固定的数,要想再像以前那样,年年地发展,是不容易了,不过也只好暂且维持现状。在一个大学校,又是经过了敌人的这么惨重破坏,要想恢复原状,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凡百事都要的是钱,可是钱需要由教育部拨给。先生在每次去南京见蒋介石时,一切的事都是好好好,但是到了教育部却又样样不好办。大学里天天要花钱,月月要开支,我们只看到学校里天天有人来找校长,仿佛是改归国立之后,经费比私立时反而更困难了,这是为什么呢?当然其中另有原因……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