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今晚报:先父张伯苓先生(29)

来源: 今晚报2016年9月7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6-09-09 09:44

  张锡祚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南开大学出版社

 

  旅美治病期间,张伯苓与张彭春一家合影

  二十九、赴美治病

  先生自抗战后期,因为年岁渐高,患有摄护腺胀大病(注:摄护腺是前列腺的旧称),时常尿血,小便不通,虽经过几次治疗手术,终是不能痊愈。要想把摄护腺全部割除,在当时国内的医疗设施方面,因为限于条件,还不能做到。所以因循到抗战胜利之后,考虑到抗战胜利了,当前要有很多的事要做,若不能把病根除掉,一稍劳累,就要尿血,不能担当起以后的繁重工作,所以决计到国外去做手术医疗。由南京国民党政府拨给出国医疗外汇,由长子锡禄陪同,就在胜利那年的冬天,启程去美国治病。刚一从重庆到达上海,在当地的校友们因为多年不见先生,怀着炽热的心情来欢迎他,举行盛大的欢迎会,天天不断地有人来看他、约请他,因此着了些累,又尿起血来。因为积血堵塞住膀胱,不能排除小便,立即送到医院施行手术,从小腹处安装导尿管,调养了一个时期,就带着导尿管到美国去治病。到了美国后,立即入医院治疗,手术做得很顺利,把全部摄护腺割除了,病都好了。

  出院后,住在纽约仲述先生家。先生笃于手足情谊,老兄弟畅聚了一个时期。仲述先生小于先生十六岁,平日视先生如严师,敬中生爱。仲述先生是学哲学的,博闻强记,最善于演讲。自久庵公去世时,年才十八岁,翌年就到美国去游学,几十年在国外的时间多,遍历欧洲美洲各国,深通各国情况。只因赋性过直,嫉恶过甚,虽然曾做过几任外交官,终是格格不入,一直在美国度着讲学生活。在抗战前曾游历过苏联,带回来很多书籍,选出一些来给我们看。

  民国三十五年,公元一九四六年,四月五日,先生尚在美国,这一天正是先生足龄七十的寿辰,一些侨居在美国的中国人士和南开校友们,大家联合起来给他祝寿,席上联名题贺词,丰富多彩,其中以作家舒舍予先生和万家宝先生的贺词,最能道出先生的生平。舒即老舍,是南开的老教师,万即曹禺,是南开的老学生,当然他们对于先生是有过长时期的相处,认识得比较深,所以说得也是那么真切。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认真学习贯彻〈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