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南开新闻网

  李霁野于1904年4月6日出生在安徽省霍邱县的叶集镇,是著名的外国文学翻译家、鲁迅研究专家、教育家和诗人。
  “爱你在心口南开”、“共爱南开”等站衫设计方案入选“我爱南开BBS”站庆十九周年主题站衫。
·光明日报:落花流水春去也——追记著名历史学家来新夏
·南开大学发布就业质量报告
·南开大学王崇颖:呼吁建立自闭症儿童追踪服务体系
·天津市大数据科技专项项目推进会在南开大学召开
·新校区一期72万平方米现已全面开工
·南开学子张召富获评“全国励志成长成才优秀学生典型”
·南开代表团访问英国阿什里奇商学院 薛进文受聘客座教授
·南开学者研究成果登上国际材料科学顶级期刊
·薛进文率团访问英国格拉斯哥大学
·【纪念李霁野诞辰110周年】深切怀念霁野先生
今晚报:怀念来新夏先生
来源: 2014年4月7日17版  发稿时间: 2014-04-08 16:32

杨栋

   来新夏先生仙逝了,中国学界为之悲恸。他是被称誉为“纵横三学,自成一家”的人物,北京辅仁大学毕业,范文澜先生的研究生。他从事的学术多是冷门,如目录学、方志学、图书文献学,但他研究的又都是有关家国之学,比如方志,就是一个国家、一个地方的“家谱”。抗战时日军每到一处,先抢夺当地方志,以了解物产和文化等,我们沁源的明代万历年县志,就曾被抢到日本,前些年才由政府花大价钱购归。

  来先生的学问大得很,可说是座有谈经客,门多问字车。这学问是他深居学府、博览群书修来的,他当过南开大学图书馆馆长,图书馆就是他修炼成精的神仙洞府了。有次在研讨会上,有人称他“大师”,他不接受,说:“我不能接受,不敢,不敢!这个社会没有大师,我们都是在为社会做自己职内的事。”

  他也有过坎坷经历,因曾在国民党资助的刊物短期当过编辑,后来被定为“内控”——即控制使用。这一控就控了他十八年。1978年平反后启功给他写信说:“王宝钏也有今天。”王宝钏守寒窑也是整整十八年。

  一笔他从未见过的奖金,也曾给他带来灾难。上世纪50年代,他创作的《火烧望海楼》京剧,在剧院连续一个月满座,创了演出纪录。后来到人民大会堂调演,结果被文化部评为二等奖,奖金六千元,结果被剧团使用了。“文革”时,红卫兵却因此批斗他,逼着要奖金。来先生生前回忆说:当时红卫兵向南大教授郑天挺要一千元,郑先生告诉红卫兵说没有零碎的钱。红卫兵说,那你的钱多哇。他说,只有一张四千元的存单。后来四千元就都被取走了。轮到来新夏,也有一张存单,上面只二元多钱了,红卫兵把存单撕了说“混蛋”。来新夏笑了一下。“红卫兵说,你笑什么?我说,我想起刘宗敏进城拷问官吏的事了。他们说我是讽刺红卫兵小将,我说,刘宗敏是农民军,是起义者呵。弄得红卫兵们哭笑不得。他们问我,你不是得了六千元奖金么,怎能没钱?我说,剧团花了,我没见到。红卫兵就折磨我,想法子要钱。”

  来先生在种种挫折和灾难面前,临危不惧,宠辱皆忘,倾心学问,取得了学术上的巨大成就。他的老师启功先生在来先生八十岁时给他写过这样的诗句:“难得人生老更忙,新翁八十不寻常”,“往事崎岖成一笑,今朝典籍堆满床”。

  去年,来先生还给我的梨花楼写来两个大字“梨花”,表达了先生对梨花楼的深情。如今,先生虽离我们而去,但他的精神永存。我觉得:他仍在弢庵中笔耕,在书海中求索,来先生是一个大写的人。

  

编辑 赖鸿杰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