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南开新闻网

  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3日、3月5日开幕。
  “爱你在心口南开”、“共爱南开”等站衫设计方案入选“我爱南开BBS”站庆十九周年主题站衫。
·《张伯苓全集》编委会成立 确立编纂要旨
·【组图】春满南开园
·我校经发院、泰达学院与中海油能源发展物流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南开大学章程制定工作组召开工作会议
·钱逸泰:科学研究成于思而毁于随
·李正名院士获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奖
·南开大学与韩国高等教育财团续签合作项目
·学校推动办公自动化系统二期测试工作
·新闻联播:凝聚共识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天津新闻》:李正名 我的成果在祖国土地上开花结果
天津日报:铭记教诲——纪念李霁野先生(常耀信)
来源: 天津日报 4月2日 第16版  发稿时间: 2014-04-02 11:44

 

  作者:常耀信

  我与李霁野先生是忘年交。在我1960年入校时,霁野先生就早已声名显赫,是我们年轻学子心目中的偶像级人物。

  霁野先生自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担任南开大学外文系主任长达30余载。他带领我们步履维艰,锲而不舍,走过了风风雨雨,在教学与科研方面打下了坚实基础。外文系(现已发展为外国语学院)能有今天的声望和成就,霁野先生作为领班人功不可没。

  霁野先生对南开大学和外文系的感情非同一般。他多次说,他认为南开大学和外文系负有特殊历史使命,应当在自己的领域内做出突出成绩,走在队列的前面。就说“文革”以后那些年,是他力把南开外文系推向我国外国文学教学与研究领域前沿的,当时霁野先生已72岁高龄,满腔热情地担负起全系的管理工作,以胜似一个年轻人的活力,直面外文系百废待兴的情况,决心打造出一个新外文系。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国外国文学教学与研究处于恢复和发展阶段,学术界像全国各条战线一样热气蒸腾,正努力与国外研究情况接轨,介绍了不少新作家、新作品、新思潮。李先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国内的外国文学研究状况,唯恐南开外文系赶不上新时代的步伐。他激励我们中青年教师争分夺秒,认真读书与思考,在短时间内拿出像样的科研成果。他鼓励我们参加全国性学术会议,出版研究成果,如果有哪位教师写出了文稿,发表了文章,或哪位在翻译界初露锋芒,哪位在某领域内正进行着深入的研究,等等,霁野先生必然是消息灵通,喜形于色,在教师大会上予以表彰。霁野先生还利用一切机会鼓励年轻才子脱颖而出,例如在1979年秋南开大学60周年校庆之际,霁野先生几次召集会议,为外文系庆祝校庆而举行的学术讨论会进行详细准备。这是十年浩劫后的第一次大型学术活动,霁野先生亲自指导,落实细节,并且不顾年高体弱,场场必定出席,坐在前排,为中青年教师打气。

  记得是1979年年底的一个下午,霁野先生突然通过系办公室通知大家到系里开会。我们当时感到很诧异,一向慢条斯理的李老先生突然精神抖擞、风风火火地动作起来,必有要事和大家讲。果然,他向大家报告了全国美国文学研究会已经成立,这一在当时具有爆炸性的新闻,并介绍了国内正在兴起的外国文学研究热潮,提到了乔伊斯和现代派这些我们都很陌生的名字和课题。我们都感到,一个新时代到来了,教学与科研的春天到了!霁野先生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宛似一声春雷,瞬间就把我们惊醒,成功地把我们南开外文系推至新时期的起跑线上。后来我们得知,他积极参与了70年代末全国第一个外国文学研究协会——全国美国文学研究会的构想与组织工作,使南开外文系成为该研究会当时为数不多的发起单位之一。

  霁野先生的言行感染了我们。大家顿时振作起来,个个摩拳擦掌,在我系英语、俄语及日语各专业内,有人开始编教材,有人在国外发表文章,有人搞翻译,系里开始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科研与出版风气。在短短几年内,外文系在教学与科研方面做出了很好的成绩,在我国外国文学教学与研究领域内的全国性研究协会中发挥了南开应有的作用,巩固和提高了南开外文系在国内本领域内的声名,没有辜负老系主任对我们的殷切期望。

  霁野先生对教学工作非常重视。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恢复正常教学秩序是当务之急。霁野先生当时事必躬亲,不断召集系级及各专业负责人开会研究这一课题。霁野先生提出,要鼓励教师解放思想,放手做好教学工作。他说,在教材和教学方法方面,不要过多地干涉。他多次说,我们要相信知识分子,相信他们的思想水平。对于在教学中出现的先进做法,霁野先生总是不失时机地总结和推广。他采取的有效方法之一是举行教学观摩课,选出比较出色的课堂教学做示范,请全系老师观摩,有时也邀请兄弟院校老师和领导前来指导。

  霁野先生非常重视课程的设置和建设。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全国外国文学教学战线出现了开新课、补空白的热潮。尤其在英美文学方面,开设英国文学史及美国文学史的呼声此起彼伏,日益高涨。南开外文系历来重视外国文学的教学与研究,英国文学曾经是我系的长项之一,但在“文革”前后,批判之风让文学教师胆战心惊,十年浩劫更是大大损伤了南开外文系文学传统的元气。现在新时代来临,要求我们重整旗鼓,而且时间紧迫。面对这些严峻的挑战,霁野先生当时思想非常明确。他说,南开不可辱其使命,应当竭力,一马当先。他果断地说,在开设外国文学课方面,南开外文系应该走在前头;在编写教材方面,南开义不容辞,要担负起这个重任。霁野先生当即决定,由老教授李宜燮先生帮助一位年轻教师着手准备在一年内开设出英国文学史课。此外,他不失时机地派遣教师去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及马耳他等地进修,为开出新课、编写教材做长远准备。几年之后,这些决定都发挥了历史作用。1979年秋,南开外文系开设英国文学史课,成为国内第一批开设这门课程的外文系,同时成为第一个编写出美国文学系列教材(包括《美国文学选读》、《美国文学简史》、《美国文学评论精品选读》等)、供全国大专院校使用的工作单位,受到国内同行的认可和赞誉。这些教科书在近30年后的今天依然受到兄弟院校的推崇和使用。

  霁野先生对提高课堂授课效果非常重视。他在一次讲话中说,凡是讲话,特别是授课,一定要言之有物,又要让人赏心悦目,这就要求我们事先悉心准备。他在一次教师会上又强调说,讲课是要尽心准备的,必要时可把讲稿变为腹稿,上课时尽量少看讲稿。他还说,为了活跃课堂教学气氛,教师有时不妨向相声演员学习一点“扔包袱”的技巧。

  记得1996年夏,一天我去看望92岁的老先生,老人鹤发童颜,精神爽朗,耳聪目明,谈锋不减当年。先生讲到我们这代人所取得的成绩,如数家珍,点出了我系各专业的骨干教师及其成就,最后充满激情、深有感慨地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永恒的真理啊!”老人内心的兴奋与骄傲溢于言表。其语意之深沉,令人终生回味、咀嚼,难以忘怀。我们当然没有做到“胜于”,但这话出自先生之口,就别有一番韵味,表现出先生对晚辈的殷切期望。

  作者系南开大学英语系原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希腊罗马神话》、《美国文学简史》、《英国文学简史》等。

编辑 韦承金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