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南开新闻网

  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3日、3月5日开幕。
  “爱你在心口南开”、“共爱南开”等站衫设计方案入选“我爱南开BBS”站庆十九周年主题站衫。
·张伟平院士学术论文在国际顶级数学杂志《Acta Mathematica》发表
·《张伯苓全集》编委会成立 确立编纂要旨
·南开大学3位教师获霍英东教育基金会奖励
·南开学者考证“霾”字的演变
·南开代表团访问波兰罗兹大学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机制、评价方法与政策工具研究”开题
·中科院院士和生科师生共话“两会”
·【组图】春满南开园
·我校经发院、泰达学院与中海油能源发展物流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南开大学章程制定工作组召开工作会议
渤海早报:南开大学教授来新夏逝世 享年92岁
来源: 渤海早报  发稿时间: 2014-04-01 17:36

  

空留书房 渤海早报记者 王晓明 摄
先生旧照
 

    著名历史学家、文献学家、图书馆学家、南开大学教授来新夏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年3月31日15时10分不幸去世,享年92岁。先生曾说,“读书人”三个字才是对自己的最高评价,并表示作为读书人的自己“有生之年,誓不挂笔”。直至生命最后时刻,他还在进行随笔写作。

  纵横三学自成一家

  来新夏,浙江萧山人,1923年生于杭州,1942年考入辅仁大学历史系,师从陈垣、余嘉锡、张星烺、启功等著名学者,后入华北大学,随范文澜读研究生。1951年至今,历任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校务委员、图书馆馆长、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图书馆学情报学系主任等职。生前任教育部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所属地方文献研究室主任。

  在治学上,来新夏涉猎颇广,人称“纵横三学,自成一家”。“三学”即历史学、方志学与图书文献学。1957年《北洋军阀史略》、1981年《古典目录学浅说》、1983年《方志学概论》、1987年《天津近代史》、1991年《图书馆学情报学档案学简明词典》……这些都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相关领域中的第一部书,开一时风气,为学术的发展辟出一片新天地。

  对学术,来先生从不满足现状,总是不断进行探索,以求尽善尽美。2011年出版的《书目答问汇补》,凝结了来新夏近70年的心血,可谓汇集毕生功力。他对学术的认真、坚韧令人钦佩。

  改革开放以来,来新夏还积极参与推动我国图书馆学、方志学的研究发展,培养了大批人才,为学科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并将学术服务于社会。

  笔耕不辍乐在其中

  来新夏笔耕不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笔创作。出版有《冷眼热心》、《依然集》、《枫林唱晚》、《一苇争流》、《邃谷谈往》、《且去填词》、《出枥集》、《80后》、《交融集》。就在今年初,他的随笔集《旅津八十年》出版。

  他说:“当时的动机是读了一辈子书,有许多信息应当还给民众。过去写的那些所谓学术性文章,只能给狭小圈子里的人阅读,充其量千八百人,对于作为知识来源的民众,毫无回馈,内心有愧,而且年龄日增,也到该回报的时候了。”

  来新夏不顾朋友“不要不务正业”的劝告,毅然走出象牙塔,用随笔形式,把知识化艰深为平易,还给民众。各大报纸的副刊、笔谈中常常能看到来新夏的名字,一本本随笔结集出版,每年来新夏都有新书出版。来新夏的随笔内容丰富,既有上下千年的历史评说,也有回忆亲身经历的烟雨平生,既谈论掌故,又针砭时事,多年来连续入选中国年度最佳随笔。据不完全统计,“来氏随笔”已近800篇。

  启功先生曾在赠来新夏的诗中写到“难得人生老更忙”,称赞他笔耕不辍。3月23日,来老在今晚报9版刊文《难得人生老更忙》。这是先生生前最后一篇公开发表的随笔。

  来先生因感冒引发肺部感染住院。他生前希望丧事从简。

  来老谈读书:淑世和润身

  来新夏先生曾多次接受渤海早报记者采访,也非常关心早报读书版等版面的内容。他还亲自为早报人物周刊撰稿,回忆亦师亦友的启功先生,往事历历,句句含情。

  “读书”是每次采访的主题。一生读书、著书、爱书的来老不喜欢“悦读”这个说法,“非要把‘阅读’改成‘悦读’,我认为是病态的。阅读就是阅读,为什么要说成‘喜悦地读’,读到好书本应有喜悦的心态,但不是劝不喜欢读书的来读书,不是为了讨谁喜欢而读书。”老先生曾在书房里对我们说。

  “读书的两大目的就是淑世和润身。淑世就是对社会有所功用,要对社会的某些问题进行思考。润身就是培养自己的素质。有人认为读书就是为了找乐儿,其实真正的读书是个苦差事,本身找不到乐儿。”

  生前,来老笔耕不辍,每天都要用电脑写东西,“我六七十岁的时候就未雨绸缪,怕自己上岁数后手会抖,无法写字,就赶紧学电脑。现在,手再抖,也能操作键盘。”但老先生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还不忘提醒,年轻人读书不要机读,最好能读原著,“网上的东西不一定靠谱,多数都经过别人的筛选,有时候错误连篇,以讹传讹,谬论结果成了真理。所以我不反对在网上写文章,但写完了一定要核对。应该有这么点儿严谨的劲头。”

  如今,先生故去,留下书香不绝。(记者 陈君)

编辑 刘慕鑫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