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讲堂 正文
 
 
南开新闻网

  目前,南开大学津南新校区一期建设工程有力、有序推进,各项工作进展顺利。
  寒假期间,南开学子前往延安、井冈山等地,开展多种形式的社会实践。
·南开学者发明步行助力机器人照料“空巢老人”
·国际公立大学联盟秘书处落户南开大学
·校领导访问重庆南开中学
·2013年度本科毕业论文(设计)查重系统培训会举办
·“我爱南开”BBS十八周年站庆活动启动
·南开学子还未“毕业”提前“就业”
·我校2012年本科教育教学改革立项135项
·南开大学“ 中国梦 • 南开梦 • 我的梦 ”主题演讲比赛复赛举行
·南开大学第三届模拟招聘大赛举行无领导小组面试
·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致信我校领导
谷羽:好诗犹如山泉水
来源: 南开大学报  发稿时间: 2013-04-23 11:32

  □谷羽

  山泉水淙淙流淌,汇入山涧小溪,滋润溪畔的花草树木。

  好诗,犹如山泉水,意象优美,音韵和谐,情感真挚,抚慰诗歌爱好者的心田。

  一个意大利诗人写了一首诗,题为《世界上最苦的水》,一个俄罗斯人把它译成俄语,一个中国人又从俄语译成汉语,并把这首诗念给外国留学生听: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水:/林中池塘水乌黑,/蒙着绿苔、藻类,/散发出/蝌蚪的气味……//井水/清凉而甘甜;/海水/激荡而味咸。/我想,对于我的说法,/大概谁也不会反对;//最纯洁的/莫过于泉水;/最欢乐的/是夏天的雨水,/水珍珠四处迸溅,/伴随隆隆的雷……//而世界上最苦的水———/那是妈妈的眼泪!/做个好孩子吧!/让妈妈的眼睛,/永远也别流/痛苦的———水。”

  听课的留学生来自韩国、日本、泰国、美国,有一个居然来自意大利。小伙子相貌英俊,不知哪位老师给起的汉语名字:朱玉碧,单看人名,还以为是个女孩子呢。

  介绍诗歌的老师问意大利小伙儿:

  “朱玉碧,你听说过意大利诗人罗大里吗?”

  “小时候读过他写的童话。”

  “这首《世界上最苦的水》,读过吗?”

  “没读过。想不到在中国学了这首诗,是意大利诗人罗大里写的。太奇怪了。”

  “应该说,太奇妙了!”旁边同学小声纠正说。

  带领学生把这首诗朗读了几遍,老师让学生谈谈心得体会。

  日本留学生橘信裕说:“上小学的时候,我常常打架。我挨了打,妈妈心痛得流泪;我打了别人,妈妈带我去赔礼道歉,回到家里,又会气得哭泣。现在想想,真后悔。”

  泰国留学生黄玉珍说:“我家兄弟姐妹七个,我最小,哥哥姐姐都让着我,我来中国,妈妈舍不得,送我上飞机的时候,忍不住掉了眼泪。泰国有一首诗,《妈妈的乳汁》,跟这首诗有点儿像。”

  美国留学生雷娜说:“我是学戏剧表演的,毕业演出那天,妈妈开了4个小时的车来看我,看完演出,连夜还要赶回去,她怕耽误工作。告别时跟妈妈拥抱,我哭了,妈妈也哭了。”

  老师说:“有个俄罗斯诗人写过这样的诗句:‘不用敲门,/走进你的房间;/不费周折,/渗入你的心田。’相信大家都会记住《世界上最苦的水》这首好诗。”

  下一周上课,课间休息时,美国留学生王坚找到老师说:“我给妈妈打电话,讲了老师教给我们的诗,用英语说了说大概的意思,妈妈听了,好长时间没说话。我听得出来,她哭了……后来她说:孩子,我想你。”

  民族不同,语言不同,但是自然现象是人所共知的,池水、井水、海水、泉水、雨水,泪水,人们都见过。人的情感是相通的,喜怒哀乐,亲疏爱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母亲流泪,让很多儿女感到愧疚、难过。诗人说:世界上最苦的水———那是妈妈的眼泪!这掷地有声的诗句,人人心中所有,人人口中所无,因而让读者立刻产生心理共鸣。诗歌意象越普通,越贴近生活,情感越真挚,其艺术感染力就越强烈。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的确,好诗就像山泉水,能滋润爱诗者干涸的心田。罗大里用意大利语写的诗,从意大利语到俄语,从俄语到汉语,从汉语再到英语,语言几经转换,但意象未变,真情未改。美国留学生把诗的大意讲给妈妈听,妈妈竟感动得哽咽落泪。这就是好诗的魅力所在。真正的好诗,情景交融,以情动人,一次入耳,终生难忘。

  真情像溪水清澈透明,语言犹如山涧,山涧有深有浅,有宽有窄,时时变化;诗行长短,词语安排,不同民族语言的文本或许会有某些出入,但一首诗能够让不同民族的读者都感动,都喜爱,说明真情能跨越国界,不受时空局限。

  看来,诗是可以翻译的,也是经得起翻译的。关键是如何用准确、生动的语言,传达真挚、淳朴的感情,如同山涧溪流始终保持清纯。

  常言说,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要紧的是让诗歌语言在转换过程中尽力保持纯净,避免各种杂质的污染。

编辑 韦承金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